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與慈善
 
中國佛教慈善的現狀與未來
發布時間: 2019/10/24日    【字體:
作者:王月清 劉 丹
內容提示:中國佛教慈善事業有著悠久傳統。目前我國現代社會保障制度還不完善,佛教慈善可以發揮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中國佛教慈善事業應該在現代公益理念的引領指導下,探索 本土化 的慈善模式。未來中國佛教慈善需要在組織化、專業化、社會化的運營機制方面尋求變革與創新。
關鍵詞:  佛教 慈善  
 
 
中國佛教慈善事業有悠久的傳統。中國佛教本著慈悲普度的情懷,佛子在處,必興慈善;佛寺在處,必興慈善。
 
魏晉以降寺院經濟仰仗權貴的支持、山澤田產的擁有,實力一旦頗為雄厚,就致力于濟貧賑災、施醫給藥、戒殺放生、勸善培福等善舉,佛教慈善具有開啟中國民間慈善事業的意義。如創設于武周時期的悲田養病坊被公認為中國第一個較完備的矜孤恤貧、敬老養疾的慈善機構。會昌法難之后,佛教一度萎靡,后來即使再興悲田養病坊之類的慈善機構,亦改為養病坊以削弱宗教色彩,并受到官方嚴格控制,經費來源完全依賴于國家。悲田養病坊的變化表明,至唐朝后期,由佛教寺院主持的純粹民間性質的慈善組織完全演變為官辦性質的慈善機構,社會慈善救濟事業的主體已由宗教組織轉向了政府部門。!從晚唐至宋元佛教慈善再也沒有形成規模,或曰成規模的慈善行為成了政府行為。直至明清,民間慈善再度活躍時,宗教性慈善活動才重新登上歷史舞臺。受到儒釋道三教合流以及寺院經濟的影響,純粹的佛教慈善活動較少,更多的是融進民間結社活動或商賈行為中。在近代太虛法師倡導人生佛教、人間佛教運動的背景下,有組織、成規模的佛教慈善活動和團體漸入人們視野。20世紀90年代初,隨著中國民間慈善組織的建立與發展,佛教慈善也迎來了春天,以中國佛教慈善基金會、五臺山佛教功德慈善總會、南普陀慈善基金會、河北佛教慈善功德會、重慶華巖文教基金會、天津佛教慈善功德會、正覺慈善基金會等為代表的佛門慈善組織,依托于寺院或各地佛協的專門性機構紛紛建立,除戒殺放生、勸善培福等道德慈善外,更重視濟貧賑災、助殘養孤、造林搭橋等實物慈善,在佛教融入現代社會建設等方面做了有益的事功。
 
就現實而言,目前我國尚沒有健全與社會保險、社會救助、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相銜接的社會保障體系,中國現代社會福利制度框架的構建剛剛起步,慈善服務會在一段時期內扮演重要角色,其社會定位應是國家福利服務的重要助手,發揮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在社會建設中會占據舉足輕重的地位。宗教慈善作為慈善服務的一個重要分支,不僅能從社會職能上起到填補公益事業缺口、縮小階層差距的效果,更能在精神建設層面發揮弘揚慈善文化、促進社會和諧的作用,因而具有巨大的能量和持久的效力。
 
佛門慈善的當代定位
 
改革開放以來,宗教熱、文化熱和非政府組織(NGO)的大量涌現成為重要的社會現象,宗教慈善作為宗教信仰的外化與物化,在社會建設中的作用備受關注。宗教慈善以宗教信仰為基礎,慈善服務理念獨特而鮮明,道德感召力較高,以資金操作的透明性、公信度與慈善服務的高品質受到民眾信賴。在中國宗教慈善事業中,基督教慈善走在前列。改革開放后大陸第一家基督教背景的非政府組織愛德基金會,成立于1985年。它是目前中國宗教背景公益機構中規模最大、專業程度最高的組織。基督教青年會、女青年會也影響較大,此外全國基督教兩會也設有社會服務部,包括建立教會醫院、興辦老人院、設立艾滋孤兒救助基金等45個項目。
 
佛教慈善自唐起即被政府接管,如今仍然多是在政府職能部門領導、支持和統籌之下,政府權責的過多滲入,使僧人較少有權以法人的身份走出寺院,獨立展開調查與救助。這一方面影響寺院或基金會開展慈善的主動性或積極性;另一方面影響捐贈者的募捐熱情,導致捐贈者對于個人帶有信仰情懷的供養的真正歸屬心存疑慮,對于寺院慈善行為屬性的純粹性也懷抱猶疑。佛教慈善尋聲救苦的本懷因僧人無法獨立、寺院活動受限等打了折扣。慈善行為往往在沖破重重關卡后已滯后于當時當地的需要,甚而流于政績形式和旅游賣點。中國相關佛教慈善機構無奈將目標人群集中在信徒和寺院所在的周邊地區,大規模慈善行為往往在賑濟災厄或國際財團介入時才得以完全施展,才有機緣讓世人看到佛教慈善的純粹與力量。
 
基于全球化的背景并著眼未來,宗教性的國際NGO組織正成為全球治理的主體之一,因其依靠教義、戒律等精神性的權威,不同于政府與財團, 是一種引導人心向善的軟力量 ,正是這種力量善于消弭沖突與爭端,無私并且創造性地結合市場、國家與民間力量,從而解決全球性問題和困境。
 
鑒于此,以往所采取的宗教活動與世俗社會生活兩不相擾甚而相互隔絕的方針政策,已不適應社會現代化、全球化的形勢發展需要,也不利于興辦宗教公益事業與慈善服務,并形成完備協調的制度安排與政策模式。當代中國的佛教經濟,如何能夠超越佛教領袖的個人認知慣習、同時亦超越了佛教信仰者個人間的神圣崇信行為,把佛教經濟活動的公共意義,予以進一步的制度化設計,以形成社會價值整合的連帶關系(socialsolidarity),即如何讓寺廟、佛教經濟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社會經濟的一個必要的構成部分,如何使佛教、寺院經濟成為社會經濟的一個有機構成,進而把佛教經濟與社會福利、佛教倫理與經濟倫理之間的壁壘雙向打通 #,是一個值得期待解決的當代課題。以此為基礎,才能為佛教慈善公益事業發展奠定堅實的社會基礎。
 
政府如何為各大宗教發展慈善服務營造更加寬松的環境與優惠政策,充分發揮宗教造福人群、服務社會的人間使命,使社會福利最大化;宗教慈善如何承擔起政府社會福利事業重要補充的責任,明確相關權責、使命與義務;雙方能否將  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的大政方針貫徹落實到實處;如何打破壁壘,創造與國際宗教團體聯合的良好環境與法規保障,共同構建世界性、綜合性和專門性相結合的宗教團體從事慈善公益事業的政策框架,是推動我國由慈善服務時代向社會福利時代過渡進而真正參與到全球治理進程的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在此背景下,我們期待中國佛教慈善有一個新的時代和社會定位。
 
佛門慈善文化的弘播
 
慈善事業的興盛有賴于慈善意識的提高;慈善意識的提高,有賴于慈善文化的弘播。
 
中國佛教的慈悲普度、自覺覺人、自利利他的大乘精神與儒家仁者愛人、博施濟眾、己立立人、己達達人、民胞物與的思想情懷相融合,形成了比較深厚的慈善文化根基。漢唐寺院的濟貧、賑災、醫療、戒殺等善舉,宋代的養老扶幼事業,元代的醫療救助事業,明清的民間慈善群體興起等,都是中國佛教悠久深厚的慈善文化思想的體現。
 
佛門慈善文化的理念與實踐,根植于佛門緣起性空的理論基石,也基于大乘佛教以 布施 為首的六度修持觀。佛門的福田觀念中,其悲田觀念亦激發信眾對一切眾生拔苦與樂、慈濟救度。佛門的報恩觀念中,對三寶恩、父母恩、國土恩、眾生恩的感念,亦激勵信眾利他利生、饒益有情。
 
近代以來,為挽救明清以降佛門衰微的流弊,佛門慈善理念的闡揚成為中國佛教在近代振興的強大推助力。以太虛、圓瑛、慈航、歐陽漸為代表的近代佛教先輩,本著悲智雙運、福慧雙修的宗旨,積極倡導大乘佛教的六度布施精神,興辦服務于社會人群的慈善公益事業。民國初期,由歐陽漸、李翊灼等創辦的現代佛教團體   佛教會,明確將救濟、勸善和化惡作為佛教三大事業。后來的佛教協進會、維持佛教同盟會、中華佛教總會等,都以興辦慈善公益為主要志業。1915年太虛法師的整理僧伽制度論,明確闡述了興辦佛教慈善事業的意義,成為佛教革新運動的指導性綱領。
 
在振興佛教的努力中,佛門慈善文化得以光大:其一,以慈悲為宗旨,以智慧為先導,成為中國佛門的共識。提倡  我等身為佛徒,不獨要學佛之理,更應當學佛之行,廣行方便,饒益眾生,這樣才不愧為大乘佛子 。其二,興辦慈善,入世下化,成為顯揚大乘精神的要務。在國難當頭之際,佛門大德一方面興辦佛學院研究佛學,上求佛道,務求出世之法;另一方面興辦孤兒院、貧民學校、游民工廠以及施材施藥等,下化眾生,專在入世之法,使大乘菩薩行得以落實,也使佛教弘法利生的志業深入人心。其三,佛教慈善事業被視為  佛教的基石 ,被視為佛陀教化的根本目的,被視為弘法利生的重要手段。佛門大德依據佛陀割肉喂鷹、舍身飼虎的典據,申明佛陀教化全在利生。而佛教慈善,  不但為利生本懷,亦即為成佛正因。出家佛教徒應爾,在家佛教徒亦應爾。茍不爾者,便非佛教徒,亦非佛教 (鳥巢禪師進而直言 佛教基石,即在慈善)
 
中國佛教慈善文化的理念和實踐為當今佛教慈善事業的發展提供了可鑒的資糧。歷代高僧大德的行誼、中華文化的土壤、佛法弘播的時代背景等共同推助了佛教慈善文化的養成。不可回避的是,傳統慈善文化有其歷史和機制的局限,而當代慈善文化的培育和弘播要面對更多新的時代課題。
 
當代中國,佛教仍然需要培育、弘播一種既珍視傳統資源,又具有現代元素的慈善文化。傳播慈善文化應從佛教內部做起。佛學院的林立培養了大批僧才,以德配才、以修續法的純粹僧才與僧團的護持仍需要制度化的保障;在時代背景下,以戒為師的古訓是保證佛教、道場與僧團自立及立足于社會的必要條件。僧眾信仰純粹、僧團道風醇正、佛教道場清凈是凝聚信眾、善化人心、引導社會、弘揚慈善文化的前提與保證。
 
在此基礎上,佛門有必要利用現代傳媒技術(網絡、電視、廣播、報紙雜志等),大力宣傳以菩提為宗、慈悲為懷、福田為報、凈土為樂的慈善文化,讓世人了解佛教慈善事業,改變民眾陳見,樹立佛教正面形象,激發世人悲心,深化因果認識,培養惜福、植福理念,形成以布施為習慣、以慈善為必需的社會氛圍,促進現代慈善文化的傳播。
 
傳播佛教慈善文化除了自身道風的醇正外,更需要慈善事業的事功與實效。臺灣佛教慈善事業的蓬勃發展就是最好的典范。
 
值得一提的是,  5)12 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災害使國人對于精神健康、心理關懷和創傷治療等個人心理與公共健康等議題開始關注起來。各大宗教在給予物質、資財支援的同時,也擔當起精神撫慰師與心理咨詢師的角色。重視慧心安寧、身心和樂、超然自在等養心法門的佛教在心靈文化、精神關懷等領域具有天然優勢。佛教慈善應抓住重視  心靈環保 的時機,培養一批具有國家心理咨詢師資格的僧才和居士團體,成為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的有益補充。
 
有觀點認為: 中國社會已由基本生存、物質福利向精神健康、心理福利時代轉型。但考慮到人口眾多、貧富不均、階層復雜的中國現狀,我們認為這一論斷更適合精英階層及一部分特殊民眾。著眼于大多數民眾,著眼于現實,佛教慈善文化的宣傳應契理契機、方便設教,既
 
滿足精神文化層面的需求,又滿足現實生計、現實心態的需求。
 
宗教慈善理論研究與探討,是慈善文化理論建設的應有之義。中國佛教慈善急需符合現代社會進程的公益理念的引領與指導。如何從學術高度探索中國佛教  本土化 的慈善模式,并為國家制定相應的法規政策提供科學依據,需要聯合僧界與學界的力量共同推進。
 
佛門慈善的未來走向
 
1、組織化運行
 
中國慈善追求大規模、深影響、全面周到的模式確有其長處,但應考慮到儒家文化愛有差等的倫理特色,人們的鄉里情結、地緣觀念仍然比較強,以社區為單位進行慈善宣傳與公益募捐較易獲得成功。歐美基督教會多以教堂為單位聚集周圍教區的慈善力量,佛教慈善目前雖盡可能地利用了寺院周邊地區的資源,但缺乏機構性與制度性的穩定保障。
 
基督教會慈善組織是典型的NGO形式,具有運作機制靈活多樣,民間化、社會化、非營利化、投入形式多樣化與國際化色彩濃厚,運作機制能夠及時回應社會問題,辦事程序公開透明,組織運作高效率等特點。相比之下佛教慈善整體上還沒有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社會組織機構,這必將帶來資金、義工及服務等一系列問題。我們認為首先應挖掘佛教本身的管理思想,在借鑒百丈清規等中國佛教叢林管理模式的同時,積極學習基督教等西方慈善管理模式。可以由中國佛教協會建立起  中國佛教慈善總會 這類全國性專業組織,各省市成立佛教慈善分會,各分會下轄寺院成立慈善部,由各慈善部聚集專業人員和志愿人員作為會員,將所有熱心于佛教公益事業的人士聯合起來,為國際、國內各類專業人員和志愿人員提供交流溝通、合作和社會服務的平臺,完善多層次、多元化、科學化的管理制度,健全危機應對機制,為中國佛教慈善公益事業健康發展提供組織性保障,力求管理靈活有效,力求佛教在現代公民社會建設中有更大作為。
 
基督教會慈善機構非常重視尋求合作,其合作伙伴既有地方政府,也有海內外民間機構,還有國際性宗教團體,而且合作領域不斷擴大,項目種類日趨繁多。佛教慈善也應學習這一優良制度,廣泛開發含地方政府在內的合作伙伴關系。
 
2、專業化運營
 
慈善不僅僅是扶危救困、善良、同情和關愛,在現代社會更需要專業知識和高素質人才。
 
中國佛教慈善的當務之急是培養一批具備當代決策管理、金融運營能力、熟悉社會福利制度與慈善公益工作的高級人才,從而能夠建立當代佛教慈善的管理機構。
 
中國佛教慈善亦需要建立起以寺院或居士林為依托的各級專門性慈善服務管理組織,專門負責公益服務各專業人員選拔、培訓、調度及分配等工作。慈善服務人員主體應扎根于佛教僧團和信徒,同時廣泛動員各界人士,宣傳義工經歷對于個人成長的益處和對他人、社會的貢獻。
 
中國佛教慈善機構應與國家、國際教育系統密切聯系,具有組織慈善義工培訓、組織參加各種社會工作國家資格考試的職能,進一步打通國際教育交流渠道,從而培養大批既具悲心又曉佛理,既了解公益知識又具備相關技能,適應現代化、全球化社會的  宗教社會工作者 。
 
中國佛教慈善同樣呼喚效益與管理。在走向未來的進程中,可以參照西方發達國家公益組織的運作機制和經驗,將商業領域的管理方法和技術引入慈善事業,擺脫以往  施舍性質的濟貧院方式 ,引入投資、風險慈善、市場導向等現代元素,成立健全的非營利性宗教慈善組織,在有效的管理、運行、培訓和學習中使佛教慈善發揮在現代社會的最大效益。
 
中國宗教團體自養能力和經濟實力的不穩定使宗教慈善事業受到很大限制。缺乏經濟實體、沒有強大經濟后盾、資金來源渠道有限等問題制約著中國宗教慈善事業良好、持續、穩定地運行。
 
基督教會慈善資金來源較為多樣化、民間化與國際化。其首先依靠基督教會資金周轉利息或基金會運作的增殖以及教會工作人員和信眾的無私奉獻和志愿服務。除此之外,教會能廣泛動員國內社會各界力量,開展形式多樣的募捐活動,多方面籌措慈善資金,亦能充分利用國際組織機構的理念、信息、專業人員、資金和技術。
 
佛教慈善組織機制的不完善導致缺乏穩定的基金來源和廣泛募化的激勵機制。中國佛教寺院經濟主要來源于信眾供養,也有少數寺院奉行農禪并重的經濟自養方式。但利用寺院自養和佛教正常活動之外的結余資金運營慈善遠遠不夠。慈善基金需要具體穩固的事業支撐,通過高效有序的金融管理模式,實現資金再生循環運轉才能建立起長期穩定的經濟來源。在現代社會,佛教慈善事業有條件雙管齊下地籌措基金:一方面仍然沿用傳統募化方式,通過佛教節日、放生、法會等開展形式多樣的募捐活動,成立專門的財務管理部門,保證募化所得操作、運用過程的透明與高效。募化的范圍除信眾供養、會員會費之外,應向基督教會學習,在廣泛動員國內社會各界力量的同時,與國際相關慈善機構合作,在政策許可范圍內引進國際慈善基金。另一方面建立起佛教福利企業,主要經營佛教文化、藝術、飲食、醫藥以及香料、法器等佛門延伸產品,爭取政府免稅等相關優惠支持,在國際、國內傳播中國佛教文化的同時,籌集善款投入慈善事業。
 
3、社會化服務
 
慈善事業關注社會弱勢群體和那些因天災人禍而迫切需要援助的特殊群體,宗教慈善更關注那些最基層的民眾與最苦難的眾生。中國當代宗教慈善因相關政策和文化認同問題,服務對象受到一定限制,慈善對象主要集中在信眾以及寺院、教會所在地域的居民群眾以及賑災濟難時的特殊人群。
 
為體現人間佛教  慈悲普度、身心清凈、眷屬和敬、現法喜樂 的特色,佛教慈善不僅要強調 隨緣應化 的靈活性,更要體現  圓融法界 的深廣性,其目標群體應打破部門、行業、地域和身份限制,堅持不分民族、信仰、性別和地區原則,能夠深入到最底層、最艱苦、最需要救助的人群中,真正實現人權、資財平等無別的社會理想,建設歡喜富足的人間凈土。
 
中國當代佛教公益事業以資金救助為主,歷史上在醫療保健、恤孤養老、生態水利、教育文化、婚喪嫁娶等方面的慈善境況如今已不太顯著。這一方面是政府福利功能日趨完善的結果,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佛教慈善服務范圍的狹窄與內容的單一。
 
基督教會慈善繼承歐美社會的經驗,服務范圍廣泛,內容豐富,如關注AIDS、法律咨詢及社會慈善、福利政策研究與宣傳等方面。中國佛教慈善的服務內容與范圍有深厚的人文基礎與廣闊的挖掘空間。現代社會,人們日趨注重生活和生命的質量,重視精神心理健康,佛教不僅有深厚的養生理論、靜心紓壓法門,也不乏禪師醫才。佛教團體可以大力興辦各式各樣非營利醫療機構、心理咨詢中心、禪修中心,利用寺院所在的名勝大川建立各類療養院所,為各界需求人士提供免費或低價的醫療衛生、心理治療、修身養性等方面的服務。
 
社會老齡化日趨嚴重,空巢老人日趨增多,中國正處于應對人口老齡化的  關口 ,但目前中國養老體系不完善,養老保障資源缺乏,公共財政支出比例過小,養老風險不斷加大,中國并沒有為人口老齡化做好充分準備。妥善解決養老問題可以減輕國家養老金支出的財政負擔,更可以緩解中青年階層的家庭壓力。宗教慈善作為國家養老體系的有益補充,有極大的發揮空間與迫切需求。佛教慈善機構可以延續傳統并學習西方經驗建立安養院、養老院等機構,主要面向低保、高齡低保、特困老人群體,建立以寺院或社區為單位的老年人活動服務系統,整合資金與技能資源,提高服務質量,搭建日常照料與全托服務一體的平臺,在提供醫療保障的同時,更重視給予老人心靈關懷與情感慰藉。佛教慈善可利用自身優勢廣泛成立臨終關懷機構,延續并完善中國佛教的往生傳統與喪葬文化。對于城市中的乞討群體,佛教慈善亦可延續歷史上為貧苦百姓建立各種庇護所的做法,為需要人群提供臨時性、救濟性和保護性的住宿。
 
在教育方面,大陸佛教可以借鑒臺灣佛光山、慈濟、法鼓等慈善團體的經驗,以入注股份、投資課本與設施、設置獎學金、開辦公益講座等方式支援教育系統,并以實際行動推助素質教育的進程。
 
總之,改革開放的中國社會呼喚具有中國佛教特色的教育文化、醫療養生、心理健康、生態保護和社會工作服務體系的盡快建立。
 
當代中國佛教在人間求菩提,與眾生共安樂的悲愿需要以公益慈善的方式傳達與實現。中國佛教慈善群體應如心力廣大的菩薩般行走于人間,傳遞智慧與慈悲,激發人人心中的光明,形成和諧文化風尚,培植社會福慧資糧,最終化娑婆人間為極樂世界。
 
在全球化、物質化與世俗化過度泛濫的當代,宗教從人類心理健康和社會安定角度,將發揮無可替代的作用。在全球治理成為必需的未來,以佛教為代表的慈善公益事業正是創造性地結合國家、市場與民間組織,以解決全球性問題的重要力量之一。
 
總而言之,中國佛教慈善是心靈的命令,更是制度的安排;既是有序的管理,又是契理契機的變革和創新。如是,中國佛教慈善事業必將在現代公民社會建設中大有作為。
 
佛門慈善的目標與愿景
 
契理契機的人間佛教慈善在世法皆佛法理念的引導下,關注個體的智慧具足、德行圓滿、心性明凈,群體的和樂共生、和睦無諍,社會的和諧發展、祥和安康,全球的和平進步、平等共存。
 
佛教慈善對于自身的目標是慈善會員個人的福慧日臻圓滿,僧團及慈善基金會的功德漸趨具足,佛教的悲心宏愿得以實現、法身慧命燈燈相傳。
 
宏觀層面上佛教慈善事業應展望其特有的愿景:短期目標是共同健全中國慈善服務體系,協調政府、市場與民間機構的關系,促進社會之穩定與和諧;中期目標是促使慈善服務融入現代社會福利體系,實現政府福利、市場福利與NGO福利的最佳 制度組合 ;長期目標是共建和樂安康的人間凈土。
 
這三個層次的目標只是方向的把握、愿景的展望,佛教慈善事業在現代社會有深廣的發展空間,迫切需要以寺院為單位,開展全國范圍的佛教慈善社會服務現狀調查,掌握各地現實狀況,找到現存主要問題及其成因,抓住各地需求特色,在此實證調研基礎上,有針對性地進行慈善實踐探索,靈活訂制目標,統籌協調資源,摸索出應時應機、契理順緣的慈善服務新途徑,向大眾展示 慈悲喜舍、知足報恩、身心和樂、福慧圓融 的佛教慈善優勢。
 
參考資料:
 
周秋光、曾桂林:中國慈善簡史,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魏澤民:全球治理——公民社會與宗教發展,世界宗教研究;2005年第4期。
 
李向平:寺院經濟是佛教發展之必需,《覺群》2006年第5期。
 
圓  瑛:敬告全國佛教徒發心助賑書,佛學半月刊水災特刊;1931年10月1日。
 
思歸子:辦理佛教慈善工作三十年來之經過,《佛教公論》復刊第17期,1947年8月1日。
 
劉繼同:中國精神心理健康服務范圍與佛教慈善政策框架研究,《佛教文化科學慈善》;(下冊),上海辭書出版社2009年版,第632頁。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五月花號”公約 \里奇•洛瑞
背景介紹:1620年11月11日,經過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為“五月花”的英國三桅蓋倫…
 
論中國傳統文化對中國當代法治建設的影響 \公惟韜
摘要: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這種精神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國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語 \馬小紅
摘要 中國古代的“法言法語”與現代社會法律語言的日益專業術語化不同,是術語、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趙忠龍
【摘要】近代商法發端于中世紀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習慣。封建教會的宗教信條和…
 
道教與嵩山中岳廟的國家祭祀 \張廣保
 中國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傳統,說者以之歸屬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從勸善到行善:宗教與現代慈善》讀者書評
       下一篇文章:我國宗教界參與社會公益慈善事業的考察與分析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