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與法律
 
“不準披麻戴孝”式村規
發布時間: 2019/10/17日    【字體:
作者:與歸
關鍵詞:  披麻戴孝 村規 習俗  
 
 
為了幫村民省錢,有些地方可謂絞盡腦汁。
 
前不久,山西襄汾縣大鄧鄉赤鄧村的一則公告——10月1日起,不允許村民過滿月、一周歲生日、六十歲生日、搬家宴請等,葬禮不準披麻戴孝、不準進行祭奠活動、不準送花圈紙扎等,引發軒然大波。
 
無獨有偶,山西清徐縣的集義村也發布了類似的村規,規定村民婚事宴不超過16個菜,無論紅白事宴不準發煙,白事宴最多4菜一湯,不穿孝,不抬二龍杠。村委會主任稱,如果違規辦席將不給供水。
 
公告在網絡流傳后,遭受輿論質疑。而兩地都做出了回應:已停止執行,或者已廢止。
 
赤鄧村的村委主任隨后還專門為此道歉,稱是為了急于剎住歪風邪氣,措辭不當。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而回顧以往,之前還有些奇葩村規,如規定“復婚不準辦酒”、“彩禮超兩萬元,按販賣婦女或詐騙罪論處”等。
 
這無疑值得反思:這些奇葩村規,到底是如何“出爐”的?
 
奇葩規定出現在“村域”的必然
 
奇葩規定在法理上站不住腳。
 
拿禁止披麻戴孝、花圈紙扎來說,有個基本邏輯是:沒有哪個地方有權禁止個體消費某樣合法物品——哪怕跟奢靡消費扯上了邊。
 
試想,如果這條村規的正當性成立,那么以制作花圈紙扎為業的人,是不是該立即自行失業了?既然是被允許制造的合法商品,地方憑什么不允許消費?
 
此次有相關村干部說:“老百姓掙點錢不容易,有時候全送人情了。”這的確也是切中了當地民眾的痛點。
 
移風易俗,拒絕奢靡浪費,這幾乎是絕大多數奇葩村規的善意初衷。
 
但最終都落得個“費心不討好”的下場。究其原因,目的合理,不代表手段正當。好事該怎么做好,不僅是一門為政學問,更是一場法治修行。
 
法治根基不夠深,背離法治規則的奇葩村規難免冒頭。
 
奇葩村規的慣性思路
 
諸如“不準披麻戴孝”之類的苛刻規定,抵觸法治的地方大致可以歸為兩類:
 
一是,通過限制一個人的B權利來懲罰這個人的A錯誤。
 
比如,赤鄧村的公告就規定,“凡有以上情況,全體村民不準前去參加,否則,道德銀行的星級積分給予降級,貧困生、轉學、上戶等手續不予辦理”。
 
這就是典型的張冠李戴,通過非法剝奪村民的A權益,從而威脅、限制村民的B行為。
 
換句話說,貧困生的評判,依據只能是認定貧困的條條款款,衡量標準是實際收入水平和家庭具體情況,而不是是否披麻戴孝、送花圈紙扎了。
 
至于該不該轉學、能不能上戶,依據的是戶籍法,而不是要看村規民約“臉色”。
 
二是,以剝奪甲的正當權益做威脅,讓甲去勸服乙承認錯誤接受處罰。
 
如2009年,陜西榆林橫山縣兩教師被強令停課,讓他們回家阻止親屬向上級反映當地煤礦私挖濫采的問題,阻止不了親屬的行為,就不能回來上班。
 
近年來,類似操作時有發生。平白受到牽連的親戚,身份大多是教師、公務員等。這里面就有非常強烈的“連坐治理”思維。
 
在赤鄧村的這則公告中,“連坐治理”的思維也有體現。“凡有以上情況,全體村民不準前去參加”,其意就是通過剝奪村民的“參加權”來限制某家的“舉辦權”。
 
這兩類常見錯誤做法,無不都是人治思維的遺痼。
 
村民自治沒問題,但自治不等于想怎么治就怎么治,必須有著遵規守法的前提。
 
提升基層執政者法治素養是時之所需
 
制定奇葩村規,多是為了移風易俗。
 
而在移風易俗上,古人早有治理智慧。
 
明代思想家周瑛,一生做過廣德州知州、撫州知府、鎮遠府知府,四川右布政使等。他移風易俗的一個絕招就是,想要施行什么政令,就讓地方官員和名門望族帶頭做。
 
周瑛曾有言,“風俗本善,導之惡亦惡;風俗本惡,導之善亦善。”
 
總結:一個關鍵手段——引導;一個關鍵主體——主政者自己。
 
擇其善者而從之,從他的治理經驗中,我們也可總結出一些不過時的智慧:移風易俗,要的是引導和帶領,而不是一刀切地禁止。
 
一紙禁令看似簡單直接,但未必能達成預期目的。搞不好,還會應了那句“風俗本善,導之惡亦惡”。
 
相比“不準”“不得”“不允許”,一句無聲的“看我如何做”,或許效果好得多。
 
說到底,奇葩村規的制定,某種程度上,反映的還是基層執政者法治思維欠缺這一癥結。
 
而觀諸以往,此類奇葩村規屢出不絕,也一定程度上說明,在基層治理上,基層執政者法治素養不足的現象頗為普遍。
 
因此,為避免類似奇葩村規再次出現,引起輿論的“熱嘲”。也為了真正改善新農村的風貌,程序正當地移風易俗。提升基層執政者法治素養,當下正是時之所需。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五月花號”公約 \里奇•洛瑞
背景介紹:1620年11月11日,經過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為“五月花”的英國三桅蓋倫…
 
論中國傳統文化對中國當代法治建設的影響 \公惟韜
摘要: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這種精神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國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語 \馬小紅
摘要 中國古代的“法言法語”與現代社會法律語言的日益專業術語化不同,是術語、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趙忠龍
【摘要】近代商法發端于中世紀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習慣。封建教會的宗教信條和…
 
道教與嵩山中岳廟的國家祭祀 \張廣保
 中國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傳統,說者以之歸屬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考釋
       下一篇文章:清真寺申請辦理法人登記釋義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