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與經濟
 
全世界唯一的全僧人交響樂團
發布時間: 2019/10/17日    【字體:
作者:中國佛教報道網
關鍵詞:  全世界 僧人 交響樂團  
 
 
悟樂禪師認為,人生在世間,種種境遇會造就不同的個性,生命的軌跡也因此各不相同。但是,只要內心保持著純善、柔軟博大的愛、和不斷能夠自我反省、自我否定,生命的軌跡就不會偏離正途。
 
01
 
僧眾藝術團
 
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
 
人生如逆旅,我亦修行人。
 
悟樂禪師認為,人生在世間,種種境遇會造就不同的個性,生命的軌跡也因此各不相同。但是,只要內心保持著純善、柔軟博大的愛、和不斷能夠自我反省、自我否定,生命的軌跡就不會偏離正途。
 
而音樂,是一種磨煉內心的很好的方法論。
 
這個想法得到了自己修行路上幾位恩師的支持:凈慧長老曾為悟樂禪師作偈子“高標宗旨萬峰頭,一派清風異濁流。識得無弦琴外意,茫茫人海駕慈舟。”
 
2004年,接近六十歲的悟樂禪師應紅安縣政府禮請,接任了紅安天臺寺的方丈,重振禪宗道場。荒山建新寺,悟樂禪師同時籌備僧人藝術團。
 
別人都替禪師愁,“您俗家掙下的家業都花完了呀”,“禪樂怎么會有前途呢?”
 
建造新寺的工地上塵土飛揚,卻開了一朵小花。禪師每天都去見它。見到就笑,小心呵護。做飯的時候,他帶著僅有的幾位僧人邊燒柴邊發愿,我們要讓禪樂走向世界,走進更多人的心里去。
 
鮮花沒有,可以種。寺院沒有,可以建。僧團沒有,可以感召。新進寺的僧人,幾乎都沒有音樂基礎,他就自己挨個教。
 
教導的過程很嚴厲,稍微有一點進步,他趕緊請來山里的十二位村民當觀眾,讓大家演出鍛煉膽量。就算只能拉最簡單的小曲,他也開心的賣力鼓掌。
 
廣玄上人將自己的名字贈與天臺寺僧眾藝術團“廣玄藝術團”,還親自設計了團徽。
 
禪樂自大別山腹地生根發芽——燒火的老僧人、坐著塑料板凳看露天拉琴的村民觀眾、戰戰兢兢演奏的年輕僧侶……
 
誰也沒有真正想到,十幾年過去,70歲的禪師真的帶著自己的禪樂藝術團,走上了世界巡演的路。他不再是單打獨斗的“一對一教學”,有越來越多的音樂教育人士、音樂名家志愿參與對樂團的專業教學中來。僧人們從零開始,到從容地站在歌劇院大廳,用專業級的水準奏響古典名曲,唱著跨越不同宗教、流派的歌曲,讓無數人淚流滿面。
 
“佛法”和“佛教”是區別的。悟樂禪師用他的僧人樂團呈現給世人,無論你是否是佛教徒,當你聽見禪樂的這一刻,佛法的偉大就會與你的真實內心相鏈接。
 
02
 
“紅軍的后代”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
 
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上個世紀六十年代,那是不能輕易談論“佛法”的年代。
 
因為因緣和合,一個年僅十多歲的少年接觸到佛陀的智慧,并有了自己的依止師父。少年的父親是曾經的紅四軍指導員,他即是人們口中說的“根正苗紅的‘紅軍后代’”。
 
身為開國將領家庭的后代,少年未來的人生有萬條路可以選,千種愛好可以學。比如,他喜歡籃球,如果勤于練習,可能在體育方面為國爭光。
 
不過,師父讓他學習拉提琴。
 
拉提琴,搞音樂,跟修行有什么關系?
 
少年不解,心中疑惑。但是師父讓學,他也就學了,而且一學就是幾十年。期間,他還聽師父的話,去做了一段時間小學老師。后來,他又下海經商,也曾風生水起,不覺惶惶半生度過。
 
人到中年,參悟了世情百態,他決意出家,而且要“另辟蹊徑”,用音樂來弘法,用音樂來帶弟子,成了一個“音樂和尚”。
 
他就是悟樂禪師。
 
悟樂禪師想要去實踐的禪樂,和傳統的禪樂不同,主要以西方古典交響樂的形式呈現。
 
音樂無界,無論男女老少,無論是哪個地方的人,聽到各種各樣的音樂,都能有點自己的想法和理解。
 
雖然身入佛門禪界,但父親教給禪師的信念他一直篤記心中:無論身在哪里,都要忠于祖國,忠于信仰。愛國是不需要討論的。父親從小這樣教導他,現在他也這樣教導弟子。
 
03
 
心中的堅持
 
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
 
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世間人都以為出家人什么都該放下。但悟樂禪師卻有著絕對不能放下的堅持。
 
悟樂禪師年過七十,仍然奔忙勞碌。到了冬天,甚至不敢生病,因為全寺百位僧人,都全身心的仰仗著他。
 
他沒有自己的方丈院,跟僧眾們住在一起。在他的主持下,紅安天臺寺全寺僧人持金錢戒,更沒有單費。雖然沒有錢,但不至于連個單獨“方丈室”都修不起。悟樂禪師不單獨住,是怕“離弟子太遠,就違背了自己出家的心”。
 
除了每天的共修開示,回到寮房的悟樂禪師幾乎不會關房門,他希望弟子們有任何修行上的問題可以馬上找到他。
 
多年勞累,他已經幾乎不能用嗓講話,就隨身不離一塊寫字板,什么問題都會細細回答。
 
雖然沒有單費,但悟樂禪師每個月會給大家安排價值一百元的“個性化需求”,讓大家買自己喜歡的吃穿用度。有些弟子選擇了什么也不要,有些弟子買了別人愛吃的東西,分送給大家。
 
這些小小的細節讓禪師很欣慰,因為“以德成佛”聽起來簡單,實修起來其實是件很辛苦的事,甚至是件很痛苦的事。弟子們能這樣,就是非常大的進步。
 
整個冬天,因為物資短缺,僧人們都只吃兩頓飯。天氣很冷的時候,大家聚在簡陋的會客室里,把禪師圍在中間。烤火喝茶,等身體暖些了,悟樂禪師拿起小提琴,開始拉琴。弟子們領會到了師父的意思,也開始各自練習起來。
 
深深的天臺山深處,一清二白的一座寺院里,僧人們圍爐烤火,專注拉琴。沒有什么外在的阻礙可以讓修行的心停下來。
 
雷打不動每天兩小時的佛教早晚課,至少四個小時的個人練琴時間、一個小時的團隊練習時間,至少半小時的全寺共修時間。
 
冬天,山里下了雪,白茫茫一片,紅安天臺寺的大雄寶殿、茶園、佛頂的留月亭,都置身于琉璃一樣的純白世界。
 
俗家的親人們曾上天臺寺來看過他,都已然在世間各展所長,生活各得其所。恍如隔世的相見,走的時候,他們對悟樂禪師說,你的選擇是對的。
 
對的不是“我”,“佛法”才是。悟樂禪師想。天臺寺艱苦的條件,讓一些人離去,但更多的人選擇慕法而來,長久的跟隨他修行。七十年人生彈指,他經過了種種。現在仿佛又回到了原點,回到干凈、善良、單純的最初。
 
有時候,他覺得實在有點累了,會關上自己的房門。弟子們知道師父該休息了。
 
他坐下來,給自己放上一段古典的交響樂曲,泡壺寺里種的茶。
 
陽光和塵埃飛舞在房間里。坐了一會兒,他像幾十年前一樣,拿起小提琴,慢慢拉了起來……
 
暮鼓晨鐘,驚醒名利客。
 
琴聲佛號,喚回夢中人。
 
中國佛教報道網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五月花號”公約 \里奇•洛瑞
背景介紹:1620年11月11日,經過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為“五月花”的英國三桅蓋倫…
 
論中國傳統文化對中國當代法治建設的影響 \公惟韜
摘要: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這種精神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國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語 \馬小紅
摘要 中國古代的“法言法語”與現代社會法律語言的日益專業術語化不同,是術語、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趙忠龍
【摘要】近代商法發端于中世紀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習慣。封建教會的宗教信條和…
 
道教與嵩山中岳廟的國家祭祀 \張廣保
 中國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傳統,說者以之歸屬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儒家排斥市場嗎? ——中西金融大分流的歷史根源
       下一篇文章:胡斯托•岡薩雷斯《信仰與財富》中文版譯者序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