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活動
 
清代宮廷宗教活動用香考
發布時間: 2019/10/17日    【字體:
作者:萬秀鋒
關鍵詞:  清代 宮廷 宗教活動 祭祀 焚香  
 
 
在歷代的皇家祭祀活動中,焚香都是其中一項非常重要的儀式,在絲絲的青煙籠罩下,展示了皇權的神授天命。清代宮廷對薩滿教、漢地佛教、藏傳佛教、道教及民間信仰等大都持尊重的態度,因此清代宮廷的祭祀活動非常頻繁,既有禮制性的祭祀活動,又有一些非常規的官方祭祀活動。
 
在這些祭祀活動中,各類香供成為傳遞皇帝與神明的媒介,傳遞著皇帝的意愿。清代,不同祭祀場所所用的香料都有一定的規制,這些制度化的儀式也是清代禮制的重要組成部分。
 
清宮佛堂
 
清代尊崇藏傳佛教,廣建佛堂,“凡是西藏有的,這里無所不有”。1697年(康熙三十六年)中正殿念經處的建立,標志著宮內藏傳佛教活動的制度化,表明藏傳佛教已成為清皇室精神上的一種需求。同時清宮的禮佛超越了普通的民間信仰,滲透了鮮明的皇權特色,確立了皇帝在藏傳佛教中的無上權威性。清宮佛堂上香一般都是用藏香,如:“乾隆十三年八月十六日,總管王長貴傳旨:中正殿正殿每日上藏香四炷,每月共該一百二十炷,今將正殿的香減一炷,每日就該上三炷,每月共該九十炷。香云亭每日上藏香與正殿一樣,此二處每月共該一百八十炷,往自鳴鐘處行取,如領香之時,將上過爐內原香頭交回,欽此。”
 
從中正殿和香云亭每日所用藏香的數量來推算,清宮佛堂使用藏香的數量是很大的。清宮佛堂內所需藏香由太監從自鳴鐘處按月領取,交與專管上香事務的太監,上香太監將其專門放置,以供每日上香使用。清宮佛堂日常禮佛使用的藏香除細藏香易燃無需熏烤外,頭號、二號及鐵桿藏香在上香時都需要進行熏烤,方能燃燒。“西佛堂當差太監韓進玉袁進喜每日打掃佛堂早晚上香是其專責,其應預備各香系內殿太監崔祿按月由自鳴鐘領來均交韓進玉等接收,除細香毋庸熏烤放在供案之上,其頭二號香并鐵桿香均收在木柜之內,系預備天地幾上并慎德堂佛堂所用。又有散碎細香亦在柜內上層收放,其下層放有燃燒炭餅沙鈷一個,每日熏烤應用藏香”。清宮將禮佛活動延續到了宮外,諸如圓明園、承德避暑山莊等處的佛堂也大量使用藏香,如“八日,遵旨查得圓明園各處佛殿俱有上交黃紅藏香,抵用核計枝數足用至七十四年,至清漪園內各處佛殿亦系上交黃紅藏香抵用核計枝數足用至六十八年。數量是非常大的。
 
除了藏香外,清宮在日常禮佛時用到的主要香料是沉香,多數禮佛的宮殿都會有沉香月例,如“天穹寶殿月例用中等沉香三兩,欽安殿月例用中等沉香二兩,慈寧宮佛堂月例用中等沉香一錢,慈寧宮東西配殿月例用中等沉香一錢,壽康宮東暖閣月例用中等沉香一錢,”在乾隆三十七年之前,宮廷四十七處使用沉香的宮殿廟宇共用沉香一百零五斤十兩二錢九分,經裁減后剩余六十九斤四兩四錢九分。從附表一中我們可以看出裁減的基本上是一些皇家寺院及佛事活動所用的沉香,而諸如皇太后宮、安佑宮、慈寧宮佛堂等地的月例則沒有裁減,“又慈寧宮佛堂等四處所有沉香原定額數尚屬允協,應請照舊支發,毋庸核減外,其余各處所用沉香為數較多,不無靡費,今按各處足數點燃之數酌減更改。至外圍永慕寺等處既有檀香降香點燃,其所用沉香應請全行裁減。”
 
除了藏香和沉香外,清宮佛堂內還會用到諸如攢香、速香、降香等其他類香料,如乾隆三十七年天穹寶殿一年用攢香八斤四兩,欽安殿一年用攢香七斤八兩,壽皇殿一年用攢香二十二斤八兩,御花園一年用攢香十一斤四兩,英華殿一年用攢香二斤四錢,中正殿一年用攢香七斤八兩,雨花閣一年用攢香十三斤十二兩八錢,養心殿一年用攢香三斤,慈寧宮佛堂一年用攢香四斤八兩。
 
從檔案記載來看,這些香料的用量相對較少。除了日常的燃香外,清宮還使用檀香、降香、沉香等制作大量宗教器物,如佛像、數珠等,這些佛像被廣泛供奉于清宮的各宮殿及寺院中。如:“雍正十三年三月,據圓明園來帖內稱宮殿監副侍李英傳旨:著照造過的永明禪師像用白檀香造二十尊隨紫檀龕欽此。于十一月二十四日,將造成白檀香胎永明禪師二十尊隨紫檀木龕司庫常保首領太監薩木哈請進一尊交宮殿監副侍李英呈覽,奉旨:雍和宮供一尊,其余交太監焦進朝欽此。于十一月二十四日,栢唐阿六達子請去白檀香胎永明禪師一尊隨紫檀木龕供在雍和宮訖。于本月二十四日,將白檀香胎永明禪師十九尊隨紫檀木龕司庫常保交太監焦進朝訖。”
 
皇家寺院與道觀
 
焚香的煙霧繚繞很容易讓我們聯想到寺院與道觀。佛經把香作為一種修行的方法,以香講述佛理和修持功德,慧能大師在《六祖壇經》中用“戒香、定香、慧香、解脫香、解脫見知香”五香來講述“五法分身”的修行道理。而在道觀中也以香作為修行的方法,在修道、做法事活動中,香料成為必不可少的元素。清代出于統治目的的需要,修建了大量的佛寺、道觀及其他宗教場所,如重要的藏傳佛教寺院京城就有三十二座,承德有六座。清代皇家寺院和道觀也大量使用各種香料作各類宗教活動,從檔案記載來看,高香(線香)、藏香、攢香使用的最為頻繁。
 
清代皇帝寺院道觀所用香料也是由內務府領取開銷,如“大報恩延壽寺除每日以藏香抵用外,每月朔望供芭苓用黃速香二束,高香一束照例開銷。”在很多情況下,清宮往往會支給這些寺院一些銀兩,令其自行采辦。“各廟每月例支香橙銀兩多寡不等,即于此項銀內各該廟自行買用并不另支香料買價謹此奏,聞等因繕片于十月二十四日具奏,奉旨圓明園等處買辦攢香暫行停止。”
 
清代皇家寺院道觀每年所用香料的數量非常大,如光緒十二年五月至九月永安寺共用:
 
“月份高香二百三十六束半,六月份高香二百二十九束半,七月份高香二百二十九束半,八份高香二百三十六束半,九月份高香二百二十九束半。五個月共用高香一千一百六十一束半。”由此可見,每個寺院道觀所用的香來的數量都是很大的。清宮發給各寺院、道觀的攢香數目,如在暢春園內“永寧寺一年用攢香十八斤,永寧觀一年用攢香二十一斤”,數量是差不多的。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清宮的薩滿教祭祀活動,作為滿族的傳統宗教,清代入主中原后將薩滿教廟堂化,宮廷的薩滿教祭祀傳統一直延續到整個清朝。清代在盛京和北京均建有舉行國家薩滿祭祀的“堂子”,這些堂子供奉著被稱為“窩車庫”的祖神和釋迦摩尼、觀音菩薩、關帝以及一位農神,有春、秋兩季的大祭。除了堂子祭祀還有坤寧宮的每日祭祀活動。薩滿教祭禮中大量敬香,使用的多是攢香。
 
各類皇家祭祀
 
我國祭祀天地祖先的歷史源遠流長,歷代統治者都十分重視祭祀活動,將其作為一種重要的禮制活動,以體現皇帝作為萬民表率敬天法祖的意義。在歷代的祭祀活動中,焚香都是其中一項非常重要的儀式,在絲絲的青煙籠罩下,將皇權的神授天命班昭天下。中國最早使用香料祭祀是南北朝時期的梁武帝,他在天監四年開始用香祭祀天地:“(天監)四年,(何)佟之云:“《周禮》:天曰神,地曰祗。今天不稱神,地不稱祗。……又南郊明堂用沉香,取本天之質,陽所宜也。北郊用上合香,以地于人親,宜加雜馥。帝并從之”。
 
后歷代逐漸將這個傳統延續下來。清宮將香料廣泛應用于各種祭祀場所,凡每年各祭祀,都會用到大量的香料,這些祭祀用香料也是由內務府發出,有負責祭祀的官員領取。“凡每年各祭祀,需用降真沉速等香及炭餅各有定數,俱本寺行文戶部移取,圓柱沉香、沉香餅、降真香餅、速香塊、圓柱速香炭餅俱本寺行文工部移取。”從祭祀的場合來分,我們可以將其分成宗廟祭祀、陵寢祭祀、皇家祭壇祭祀以及不定期祭祀等幾類,從總體來看,清宮祭祀天地祖先一般會用沉香、速香、降香和檀香比較多,而祭祀山神、河神及關帝廟等神祗往往多用藏香。
 
(一) 宗廟
 
康熙皇帝曾說:“朕以孝治天下,思以表率臣民,垂則后裔”,孝道一直被清代統治者所重視,因而宗廟祭祀也就成了清代統治者垂范萬民的重要標志。清代皇帝的宗廟主要是太廟和奉先殿、壽皇殿、安佑宮、綏成殿,在宗廟內皇帝每年都會舉行數次甚至數十次的祭祀,而每次祭祀都會用到大量的香料。如“太廟每年五祭,共享圓柱速香四十炷、細黃速香二斤八兩、粗黃速香三斤四兩五錢、沉香柱香五百四十炷”.我們以奉先殿為例來看清宮內的宗廟祭祀。
 
奉先殿于清順治十三年重建,是宮廷祭祀皇帝祖先的家廟,供奉列圣列后神牌,遇朔望、萬壽圣節、元旦、冬日及國有大慶,恭奉列圣神牌前殿祭享,立春、端陽、重陽及四月八日,于奉先殿后殿陳香燈。奉先殿每日上香所用的是上等沉香。“惟奉先殿、壽皇殿二處需用上等沉香,其余各處所用沉香俱系中等,每月給發各處沉香數目按月具奏,月折一次,一年仍復歸奏報銷,歷年遵行在案。”再“奉先殿應用奉先制帛、沉香等均照數豫日交送毎年供鮮及年節所用沉香、紫降香于正月十五、六月十五、十月十五等日分三次交送。”
 
奉先殿每年月例使用上等沉香三斤九兩五錢,每年五次告祭祖先用上等沉香一斤三兩二錢五分,每年供獻用上等沉香六斤十二兩,共計用沉香十一斤八兩七錢五分。除了這些常規的祭祀外,還有一些不定期的告祭,如“嘉慶元年正月,舉行授受大典,上侍太上皇詣奉先殿行禮”。這些不定期的祭祀所用香基本也是以沉香為主。由此可以推斷,奉先殿每年所用的沉香應該不會少于十二斤,其數量是比較大的。“奉先殿祭祀時,(焚香)所擺香爐內,放三個帶筒銅碟,點三炷香,香煙不斷,而無火焰。”這樣既保證了香料的充分燃燒,又可以避免火情的出現。
 
(二)陵寢
 
陵寢祭祀是中國傳統的祭祀儀式,也是國人表現孝道的主要儀式,所謂“孝莫大于尊親”。清代皇帝也十分尊崇陵寢祭祀,這既是一種表達哀思的方式,同時也表明了皇家正統的延續性。清朝皇帝不僅派員代祭,很多時候還會親自前往拜祭,乾隆就曾謁西陵三十九次,謁東陵二十六次。康熙二年建世祖孝陵時題準:“每年以清明、孟秋望、冬至、歲暮為四大祭”,后為歷代所沿用,清朝皇帝每年在陵寢舉行的祭祀儀式多達三十余次。每次陵寢祭祀也會用到大量的香料,我們以同治二十二年二月謁東陵所備辦香料為例來看,一次共帶:“沉香九兩,檀香九兩,降香九兩,泡速香九兩,黑蕓香九兩,白蕓香九兩,宮香餅九兩,攢香九兩,紫降香九兩。”祭祀時,由柏唐阿點燃隆恩殿外爐內的檀香,皇帝或祭奠之人上前上香。
 
(三)祭壇
 
天地祭祀是古代專制王朝充分表達自己權力的重要手段,表明皇帝是代表天統治萬民擁有社稷江山,這也是儒家對政權合法性的一種重要踐行方式。清代的皇家祭壇包括天壇、地壇、日壇、月壇、先農壇、社稷壇等,這些建于城市中的祀廟被賦予了封建政府的官方意志,并由此演化成為一種官方行為和政治活動被載入國家的法律條文中。重要的祭祀儀式包括冬至日的祭天儀式、夏至日的祭地儀式、正月的天壇祈年殿的祈豐年儀式、二月和八月在社稷壇的祭拜儀式等,每年的各類祭祀活動不少于五十次。祭壇祭祀中所用香料俱由太常寺向戶部和工部領取。“凡每年各祭祀需用降真、沉、速等香及炭餅,各有定數。圓方降真柱香、降真塊香、粗細降真香、降真小塊香、檀香、沉速香,俱本寺行文戸部移取。圓柱沉香、沉香餅、降真香餅、速香塊、圓柱速香、炭餅俱本寺行文工部移取。”
 
清代祭壇祭祀所用香料非常多,我們以天壇為例來看,每次天壇祭天:“用描龍圓柱沉香一炷,沉香餅十二個,降真香餅二十四個,圓柱速香三炷,速香一百五十塊,圓柱降真香十炷,細降真塊香五兩,降真塊香二十塊,降真香沉速香速香共十二斤,粗降真香共五十六斤五兩五錢,檀香二兩,炭餅五十五個,一年朔望,共享粗降真香六斤,炭餅九十六個。祈谷壇用描龍圓柱沉香一炷,描龍圓柱速香四炷,沉香餅十二個,速塊香二百塊,粗降真香五十五。” 可見當時天壇祭祀用香的數量是很大的,且以沉香、速香和降真香為主,形成了具體的規制。
 
(四)特殊場合
 
在許多朝廷出面主持的祭奠場合中,如在一些重大工程完工或水汛、雪災等自然災害發生時,清廷往往都會賜予地方官一些藏香上供當地的廟宇以祈求神靈護佑。如乾隆五十八年黃河水汛,“此皆上賴河神黙佑,順軌安流,茲特發去藏香一百枝,交李奉翰等敬謹收貯,隨時拈香叩謝,用答神庥。”又如嘉慶十八年永定河秋汛“二十四日,奴才慶祥、蘇*謹奏為覆奏事,八月二十日接準軍機大臣字寄內閣奉上諭溫承惠奏恭報秋汎安瀾一折,本年永定河伏秋雨汎節次盛漲出險仰賴神功默佑溥慶安瀾著派慶祥、蘇*各恭赍二號藏香一炷,慶祥詣南惠濟龍王廟,蘇*詣北惠濟龍王廟敬謹祀謝以達神助欽此。”諸如此類的求神等活動,一般都會是用藏香,清廷泰山進香時所用的也是藏香。清廷還會向一些經歷戰事的廟宇頒發藏香致祭。如嘉慶八年七月“用兵以來經過名山大川,靈跡顯應各祠宇,經軍機大臣查明開單進呈,均著頒發藏香交承祭各大員一體申謝。”
 
結語
 
通過以上論述,我們可以得出清宮宗教活動用香的兩點結論:
 
首先,清宮宗教活動的用香數量非常大。由于清宮對薩滿教、漢地佛教、藏傳佛教、道教、天主教及民間信仰等根據不同的歷史情況采取了相對動態的傾斜政策,保持了全國多種宗教文化并存的局面。因此清代宮廷的祭祀活動非常頻繁,既有禮制性的祭祀活動,又有一些非常規的官方祭祀活動。頻繁的祭祀活動造成了清宮龐大的用香數量。以乾隆三十七年為例,當年的庫存沉香不過二百余斤,而用于各類祭祀活動的沉香達到了一百零五斤之多。總體來看,祭祀用香超過清宮用香總數的三分之一多,數量是很大的。從整個清朝來看,宮廷祭祀用香數量的變化是隨著其國力的變化而變化的,前期用香數量較少且香品較為單一,到乾隆時期宮廷用香逐漸達到鼎盛,不僅數量龐大而且香品的種類較之前代大大增加,后期隨著國力的衰微,用香的數量則減少許多。
 
其次,清宮宗教活動用香呈現出一種制度化的趨向,具體的祭祀使用規定的香品已成定式。如清代致祭泰山,宮廷派專員攜帶由內庫領出的藏香赴山東致祭。在諸如宮廷和地方求雨祭祀中,也都是用的藏香。在奉先殿祭祖中,主要使用的則是上等沉香。這些規制已經衍變成一種制度化的定式。
 
沉香產業網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五月花號”公約 \里奇•洛瑞
背景介紹:1620年11月11日,經過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為“五月花”的英國三桅蓋倫…
 
論中國傳統文化對中國當代法治建設的影響 \公惟韜
摘要: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這種精神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國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語 \馬小紅
摘要 中國古代的“法言法語”與現代社會法律語言的日益專業術語化不同,是術語、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趙忠龍
【摘要】近代商法發端于中世紀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習慣。封建教會的宗教信條和…
 
道教與嵩山中岳廟的國家祭祀 \張廣保
 中國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傳統,說者以之歸屬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重陽民俗中的真善美
       下一篇文章:佛經翻譯者是弘揚佛教文化的基礎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