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與國際事務
 
美國福音派領袖在911周年日前夕拜會沙特王儲
發布時間: 2019/10/10日    【字體:
作者:編譯:S.I
關鍵詞:  美國 福音派領袖 沙特王儲  
 
 
在911恐怖襲擊周年紀念日前夕,美國福音派領導人代表團與沙特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會面,討論該國的宗教自由狀況及反對極端主義的斗爭。
 
該代表團由美國及以色列雙重國籍公民、作家喬爾·羅森伯格(Joel Rosenberg)率領。他們一行也拜會了沙特各個高級政府官員及軍方人士,討論了作為該國“2030愿景”中的改革計劃,還參觀了古老的納巴泰(Nabatean,“綠洲”)城市歐拉(Al-Ula)。
 
參加9月10日周二會議的人士包括沙特駐美國大使瑞瑪·班達爾·沙特(Reema bint Bandar)公主、外交國務大臣阿德爾·本·艾哈邁德·朱拜爾(Adelal-Jubeir)、國防部副大臣哈立德·本·薩勒曼(Khalid bin Salman)親王,以及穆斯林世界聯盟秘書長謝克哈·穆罕默德·阿艾薩克(Sheikh Mohammed al-Issa)。
 
在多日的訪問期間,代表團還聽取了有關阿拉伯半島基督教歷史的簡介,以及證明伊朗正在幫助也門沖突中胡賽叛軍的證據。
 
這次是羅森伯格所率領的代表團第二次到訪沙特阿拉伯。去年11月,就在沙特駐土耳其領事館發生新聞記者賈邁勒·艾哈邁德·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遇害案之后,代表團首次訪問沙特。由于時值美國本土最為致命的恐怖襲擊事件18周年紀念日的前夕,這次與王儲的會面訪問引起了批評者們在社交媒體上的憤怒,他們紛紛指出參與911襲擊事件的19名劫機者中有15人就是沙特公民。
 
代表團的一份聲明表示:“雖然選擇911所在的這周訪問沙特會讓人意外,但我們覺得對于這個必須去到、能去到以及相信要去到的國家來說,沒有更合適的時間了。” “事實上,我們在這個極其重要的一周內訪問沙特,正是無視了那些旨在通過仇恨和恐懼而非勇氣和溫和來破壞沙特改革的人士。”
 
代表團除了羅森伯格及妻子林恩外,還包括美國最受尊敬的福音派公關公司之一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A·拉里·羅斯(A. Larry Ross)、家庭研究委員會高級研究員肯·布萊克維爾(Ken Blackwell)、美國全國宗教廣播公司前主席威尼·佩德森(Wayne Pederson)、基督教廣播網絡前首席執行官米歇爾·利透(Michael Little)、超大型教會牧師斯基普·海特茲格及妻子倫雅(Skip Heitzig& Lenya)。
 
福音派公共關系執行官約翰尼·摩爾(Johnnie Moore,)也在一行之中。摩爾是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委員,也是與特朗普政府保持非正式接觸的福音派領袖們的發言人,還是基督教領袖大會的主席。這次訪問標志著摩爾自去年以來第三次到訪沙特阿拉伯。
 
摩爾向《基督郵報》表示,福音派代表團的大多數成員會于周日抵達沙特并在周四離開,還稱在這些日子里擠滿了會議和旅行。摩爾也詳細說明了王儲將周二下午的大部分時間用于與代表團會面。
 
摩爾稱會議是在911周年紀念日舉行的,使得“談話達到了一個與眾不同的程度。”
 
“在沙特阿拉伯,任何恐怖分子都不能在夜里輕易地入眠。現在可不是像2001年那樣,在眾目睽睽之下就能冒出個像(基地組織創始人)本·拉登那號的人物來。” “當你與這群年輕的沙特領導人會談時,他們顯得非常有個性。他們不僅提到(本·拉登)劫持了他們的宗教信仰和上帝的名義,而且還提到他們不會通過讓其贏得戰爭的方式來摧毀我們的未來。”
 
羅森伯格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令代表團倍感鼓舞的是,印第安納州共和黨人托德·揚(Todd Young)參議員和緬因州無黨派人士安格斯·金(Angus King)參議員到訪沙特并與王儲會面,然而羅森伯格也表示了失望,稱他們是2019年唯二到訪沙特阿拉伯的參議員。
 
羅森伯格稱:“在反激進伊斯蘭恐怖主義戰爭及對抗伊朗不斷上升威脅之中,沙特阿拉伯是美國最為重要的戰略盟友之一。” “是的,美國與沙特的關系面臨重大挑戰。但我們敦促更多的參議員來到這里,看看王儲正在進行的徹底和積極的改革,并直接向他提出坦率的問題,而不是在華盛頓不斷向他放冷箭。”
 
根據摩爾的說法,去年進行的宗教自由討論在這個遜尼派占多數的王國中起到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指出,穆斯林世界聯盟于今年早些時候舉行了為期四天的會議。出席會議的有1200多名伊斯蘭學者,產生了宣傳寬容、溫和、多樣性及共存理念的《麥加憲章》(Mekkah Charter)。
 
摩爾稱用一種“改革角度”來看待沙特經濟的多樣化的話,則“一切正常行駛”。他還稱沙特制度上、政治上和意識形態層面上的經濟阻礙“迅速土崩瓦解”。對于沙特宣布將頒發新的旅游簽證一事,摩爾表示樂觀。“為什么這事情很重要?因為沙特以前是封閉的,而現代化和改革需要開放。”
 
在談及與沙特政要們的會談時,摩爾稱他和其他福音派人士要求對方更改某些法律條文和政策。摩爾稱還不想公開這場有限度的私人談話細節:“這是一次非常具實質性的討論。它是如此般地現實,以致于我們甚至還無法與外界分享所談論到的絕大部分內容。對話是坦誠的,我們是現實的,也很有耐心。”
 
摩爾稱贊了沙特改革議程“2030愿景”。他反問道:“我為什么要去沙特三次呢?”
 
“我覺得事情正在向前發展,而且還是迅速地向前發展。如果他們最終只能完成自己提出來的‘2030愿景’的一半或三分之一,那么沙特和該地區將變得無法辨別出來。我們遇到了許許多多正在管理層面實行改革的人,我認為他們會取得更多的成就,也認為他們會做出很多成績出來。”
 
盡管在改革方面作出了很多努力,但有報道稱沙特阿拉伯于今年春季大規模處決什葉派神職人員,這給宗教自由倡導者們潑了一盆冷水。
 
摩爾表示,沙特對待什葉派人士的方式是本次討論中所提出來的眾多問題之一。“我們談了很多類似的問題。我一直對沙特的國家安全問題更為同情,因為這涉及到伊朗利用宗教作為他們在該地區一些活動的擋箭牌。” “我們試圖采取細致入微的觀點,同時完全不動搖我們對于人權和宗教自由的承諾,同時也完全承認沙特存在大量不公正行為的案例。” “同時,我們也承認沙特人在說‘是的,我們致力于改善這一領域’時并不具有欺騙性。但你也得承認,來自遜尼派和什葉派的極端分子都巧妙地認識到了,提升人權和宗教自由的保護是保護他們或其極端主義活動最為有效的盾牌。”
 
在會談的聯合聲明中,福音派領導人們最后表示,他們對沙特阿拉伯正在進行的事態發展范圍感到“高興”,但也期待能有更多變化。聲明表示:“對于需要花費數年改革才能結出的果子,我們是抱著現實期望的耐心友人。”
 
除了與政府官員進行會面外,福音派代表團還在周三(即911周年紀念日當天)與穆斯林世界聯盟的領導人會面,探討促進和平共存的方法。
 
全球基督徒資訊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五月花號”公約 \里奇•洛瑞
背景介紹:1620年11月11日,經過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為“五月花”的英國三桅蓋倫…
 
論中國傳統文化對中國當代法治建設的影響 \公惟韜
摘要: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這種精神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國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語 \馬小紅
摘要 中國古代的“法言法語”與現代社會法律語言的日益專業術語化不同,是術語、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趙忠龍
【摘要】近代商法發端于中世紀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習慣。封建教會的宗教信條和…
 
道教與嵩山中岳廟的國家祭祀 \張廣保
 中國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傳統,說者以之歸屬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關系改善的背景、目標及影響
       下一篇文章:圣座與中國:一扇打開的門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