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案例選編
 
曾某與海南省佛教協會所有權確認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時間: 2019/10/10日    【字體:
作者: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
關鍵詞:  佛教協會 所有權確認糾紛  
 
 
日期: 2019-06-24
法院: 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號:(2019)瓊01民終2139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曾某,女,1948年8月27日出生,漢族,住址:海口市,公民身份號碼:×××。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獻忠,男,1965年4月15日出生,漢族,住址:海口市,公民身份號碼:×××。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海南省佛教協會,住所地:海南省海口市龍華區玉蘭路**號陽光經典小區第**棟,統一社會信用代碼:×××。
法定代表人:印順,該協會會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邢益就,北京德和衡(海口)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鑫彤,北京德和衡(海口)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曾某與被上訴人海南省佛教協會所有權確認糾紛一案,不服海口市美蘭區人民法院(2018)瓊0108民初218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
 
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
 
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上訴人曾某上訴請求:一、撤銷原審判決,改判確認海口市美蘭區海甸一路六廟4號仁心堂房屋所有權歸曾某;二、改判海南省佛教協會賠償曾某損失50萬元;三、判令海南省佛教協會承擔本案的全部訴訟費和其他合理開支。
 
事實與理由:原審法院認定事實錯誤。
 
1953年,土地改革期間,海口市人民政府給王修悟、曾修妙、柯修慈、陳修喬頒發了5份《國有土地使用證》及2份《土地房產所有證》,確認她們擁有14.3畝土地使用權。
沒有給付土地地塊坐標。
 
1963年,海口造船廠擴廠,占用禮邦廟泰華山仁心堂房屋土地,并遷移在廟堂內修行人員,原廟堂人員至始沒有簽字搬遷。
 
廟堂人員“道發師太”和曾某在××里邊,自己用海河泥沙、填土建筑房屋290多平米仁心堂。
 
2008年3月10日,“道發師太”圓寂,終年81歲。
 
道發,女,俗名柯瓊英(在家人、非僧尼),海口市人,生于1927年,3歲時入海口市禮邦廟堂生活,自小生活修行在此。
 
1993年,柯瓊英“道發師太”和曾某發起、創建并成立海口仁心寺,屬社會宗教集體組織,獨立法人。
 
仁心寺范圍內曾某依法享有事務管理權,因發起創建仁心寺、受柯瓊英“道發師太”公證傳承(遺囑)繼承仁心堂和仁心寺。
 
1994年,海口仁心寺是經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批復,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務廳登記成立,是宗教活動場所。
 
該堂(寺)于1963年因海口造船廠擴廠占用仁心堂房屋土地自己建造。
 
該房屋以柯瓊英、王修悟、曾修妙的名義登記,屬于柯瓊英、王修悟、曾修妙等人的私有財產。
 
2008年柯瓊英將該房屋依照禮邦文化傳承遺囑繼承給曾某,根據《繼承法》,屬曾某的合法禮邦文化傳承遺囑繼承的財產。
 
2008年5月14日,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同意由曾某臨時代管仁心寺。
 
2015年6月15日,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作出《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公告》,以仁心寺搬遷至丘海大道重建為由,核查仁心寺債權、債務、賬務,借機收繳仁心寺印章,歷史文件,檔案。
 
接著下達《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關于開展仁心寺財務收支清查的通知》(市民宗[2015]32號)。
 
2015年7月10日,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下發《關于終止曾某臨時代管工作的通知》(市民宗[2015]39號),終止曾某在仁心寺的臨時代管工作。
 
2015年10月8日,海南省佛教協會作出《關于印順大和尚任仁心寺主持的通知》(瓊佛字[2015]29號)。
 
2017年2月3日,《關于仁心寺開放情況的報告》內容與實際情況不符。
 
柯瓊英生前和曾某在現一路六廟4號自建設安頓之地是紅書里10號,有戶口證明。
 
1980年7月16日,國發〔1980〕188號文件規定第(二)條中明確規定'帶家廟性質的小尼庵為私人所有'。
 
根據1951年6月,原內務部()地字第**號《關于寺廟房產處理的意見》規定規定,“(五)私人所立之寺廟(如佛堂)、祠堂在進行土改之農村中者,由農民協會決定處理。
 
在非土改農村及一般城市中,仍歸原主所有;如其失去私有性質或無人管理者,可以歸公有或代管。
 
”1952年12月,《中央宣傳部、中央統戰部關于成立佛教協會的指示》中提出:如確系私人出資修建或購置的小廟,仍可歸私人所有。
 
1981年1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國務院宗教事務局對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上海市宗教事務局《關于寺廟、道觀等房屋產權歸屬問題的報告》的復函中批復:因此除個別確系私人出資修建或購置的小廟,仍可歸私人所有外。
 
1972年,紅島公社紅書里10號由當年海口市城市建設管理革命委員會出具,1978年,取消接管房屋通知書廣東省海口市房屋管理局,為同一個地址。
 
2017年2月3日,海口市民宗局《關于仁心寺開放情況的報告》稱,1963年海南漁船廠建設的海甸西路3號柯瓊英等人未涉足該地房屋,和六廟4號自建設安頓之地不是一處,承認柯瓊英戶口本證明了該地為現**路**廟**號原紅書里**號,即是現仁心堂而不是仁心寺。
1972年,紅島公社紅書里10號現一路六廟4號。
 
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曾某已提交清晰的紅書里10號即是海甸六廟4號,也是柯瓊英生前的民房生活居住地證據;原審法院認定曾某舉證的紅書里10號不是省佛教協會占有、使用的仁心堂,而是經海南省民族宗教委員會批復,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登記成立的宗教活動場所,這于法于理無據。
 
1994年,仁心寺經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批復,海南省民族宗教廳登記成立的宗教活動場所未開放。
 
至1999年在海甸一西路成立佛教協會一并開放。
 
原審法院隨意篡改宗教活動場所登記證和發證機關及地址,原審法院對釋印順被政府任命來海口仁心寺住持,其法律承擔責任和《仁心寺交接書》的委托行為沒有法律有依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二條  規定:繼承從被繼承人死亡時開始,第二十四條  規定:存有遺產的人,應當妥善保管遺產,任何人不得侵吞或者爭搶。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四十二條規定,遺囑人以不同形式立有數份內容抵觸的遺囑,其中有公證遺囑的,以最后所立公證遺囑為準;沒有公證遺囑的,以最后所立的遺囑為準。
 
《民事訴訟證據規定》規定,以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或者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的方法取得的證據,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
 
公民和集體所有的財產權利受法律保護。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三十三條  規定“因物權的歸屬、內容發生爭議的,利害關系人可以請求確認權利。
 
”就本案而言,訟爭房屋為海口市美蘭區海甸一路六廟4號仁心堂,曾某主張訟爭房屋所有權歸其所有,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曾某對其上述主張負有舉證證明的義務。
 
但因歷史原因出示土地使用權證、房屋產權證據等證明證實系該房屋的權利人,其所持有的“紅書里10號”房屋住用憑證與訟爭房屋系同一房屋,曾某9歲就生活在禮邦廟和建設仁心堂。
 
曾某自主創建成立海口仁心寺所主張的仁心寺公章、財務專用章、仁心寺宗教活動場所法人登記證、仁心寺宗教活動場所登記證、仁心寺組織機構代碼證正、副本、銀行開戶許可證,雖已于2015年11月9日交接給海口仁心寺現釋印順所委托的代理人,以上證照公章屬登記主體仁心寺所有由省佛教協會法人通知任命現任住持印順管理,曾某雖曾臨時代管仁心寺并持有上述涉案物品,其代管工作的資格被非法終止,涉案證照公章已交接完畢。
 
因交接與接管工作沒有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宗教政策和規定,法律明文規定任何不完整和不完備有損當事人利益和權益的,均有權以集體組織名義主張返還,且涉案證照公章至今被印順實際非法占有、控制。
 
仁心堂的形成有著相當的歷史遺留問題和原因,目前為止,政府和省佛教協會都不能證明仁心堂變更為仁心寺,仁心堂歷史要比省佛教協會更源源留長。
 
曾某要求確認海口市美蘭區海甸一路六廟4號仁心堂房屋產權歸其所有及請求賠償損失,既有客觀事實和有法律依據,應予以支持。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三十三條  ,因物權的歸屬、內容發生爭議的,利害關系人可以請求確認權利。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  第一款  ,當事人對自已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  規定,當事人對自已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所依據的事實,應當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決前,當事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的后果。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  的規定,當事人對自已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
 
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
 
海南省佛教協會與仁心寺并非同一法人主體,對仁心寺非法侵占實則是對仁心堂非法的占有、控制,這里的問題是:海南省佛教協會會長、法人印順是本案實際上受益和侵占人,表面上是對仁心寺通過瓊佛字[2015]29號文,通知到任仁心寺住持,實際上卻另外非法占有、控制了該處房屋的實際占有人,故曾某要求海南省佛教協會法人印順對涉案房屋歸還所有權確認及要求賠償損失。
 
被上訴人海南省佛教協會辯稱:一、海口仁心寺是依法成立的宗教活動場所,可以合法擁有房屋、土地、合法收益等財產,曾某不是位于海口市××區六廟4號房屋(以下簡稱涉案房屋)的所有權人,該房屋歸屬于海口仁心寺所有,任何人不得侵占,曾某不具有適格的原告訴訟主體資格,無權以個人名義起訴要求賠償。
 
根據《宗教事務條例》第五十條  “宗教團體、宗教院校、宗教活動場所合法使用的土地,合法所有或者使用的房屋、構筑物、設施,以及其他合法財產、收益,受法律保護。
 
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侵占、哄搶、私分、損毀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凍結、沒收、處分宗教團體、宗教院校、宗教活動場所的合法財產,不得損毀宗教團體、宗教院校、宗教活動場所占有、使用的文物”之規定,仁心寺的合法財產、收益受法律保護,歸仁心寺所有,任何人不得侵占。
 
仁心寺始建于清朝,歷史上也稱仁心庵、仁心堂。
 
1994年3月5日,海南省佛教協會籌備組向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報送《關于“仁心寺”要求恢復開放的報告》(寺廟地址已明確為“海甸六廟4號”)。
 
1994年9月8日,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批復同意恢復開放海口仁心寺。
 
即,自始至終仁心寺與仁心堂為同一宗教活動場所,且海口仁心寺是經宗教行政管理部門依法批復成立的合法宗教活動場所,經批復確認的地址為海甸六廟4號(即涉案房屋)。
 
另外,經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從省檔案館、市史志辦等單位查詢,海甸六廟86號(仁心寺原址)沒有記載禮邦廟,所謂的“海口市禮邦廟泰華山仁心堂”并不是合法的宗教活動場所或宗教組織。
 
仁心寺原址位于海甸島六廟86號,1963年因建造船廠被使用,造船廠在其原廠址海甸六廟3號(現海甸六廟4號)建造平房(即現在的涉案房屋)給住仁心寺的出家人員居住,后仁心寺神職人員一直未予遷出。
 
仁心寺自認1953年土地改革時,寺廟內六位僧尼是以管理者的身份代替仁心寺進行產權登記。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國務院宗教事務局《關于寺廟、道觀房屋產權歸屬問題的復函》第2條第2款“土改時,寺廟、道觀仍進行宗教活動,僧、尼、道士也仍從事宗教職業的,土改中雖由僧、尼、道士出面登記并領得所有權證,但應視作僧、尼、道士以管理者身份代為登記,仍屬公產,不能作為他們的私有財產”,以及國務院批轉宗教事務局、國家基本建設委員會等單位《關于落實宗教團體房產政策等問題的報告》(國務院國發〔1980〕188號文件)第(二)條中“佛教和道教的廟觀及所屬房產為社會所有(僧道有使用和出租權)”之規定,涉案房屋即使以柯瓊英名義登記,仍屬公產,歸社會所有,不能作為柯瓊英的私有財產,柯瓊英無權處分該涉案房產,更不能由曾某繼承。
 
故涉案房屋是海口仁心寺的財產,歸社會所有。
 
退一步說,即使曾某有權繼承涉案房屋,其也已于1995年5月18日聲明將權利歸還仁心寺所有,曾某不再是涉案房屋所有權人。
 
就本案而言,曾某主張涉案房屋所有權歸其所有,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曾某應對其主張承擔舉證證明的義務。
 
但曾某未能出示土地使用權證、房屋產權證明等證據證實其系房屋的所有權人,亦未能舉證證明其所持有的“紅書里10號”房屋住用憑證與涉案房屋系同一房屋,依法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
 
二、海南省佛教協會與海口仁心寺不是同一法人主體,涉案房屋已被曾某代表海口仁心寺移交給海口仁心寺現住持,海南省佛教協會從未侵占涉案房屋,海南省佛教協會不是本案適格的被告。
 
海南省佛教協會是經海南省民政廳登記成立的社會團體法人,而海口仁心寺是經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批復、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登記成立的宗教活動場所,二者不是同一法人主體。
 
經海南省佛教協會推薦、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批準、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同意備案,印順大和尚依法任海口仁心寺住持。
 
2015年7月10日,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作出《關于終止曾某臨時代管工作的通知》,終止曾某在仁心寺的臨時代管工作;2015年7月13日,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作出《關于曾某離任審計的通知》,要求對曾某進行離任審計。
 
2015年10月8日,海南省佛教協會通知海口仁心寺印順大和尚任海口仁心寺住持。
 
2015年11月9日,在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的監督和律師的見證下,曾某作為仁心寺的臨時代管人,代表仁心寺親自將仁心寺移交給仁心寺現住持印順大和尚全權委托的達定法師,移交內容還包括仁心寺公章一枚、財務專用章一枚、宗教活動場所登記證、宗教活動場所法人登記證、組織機構代碼證(正、副本)、銀行開戶許可證、寺管會人員名單。
 
交接后,仁心寺由印順住持管理。
 
海南省佛教協會并未占有、控制涉案房屋,故海南省佛教協會亦不是本案適格被告。
 
三、曾某否認省市宗教管理部門所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的合法性,進而否認印順系海口仁心寺的合法負責人,于法無據。
 
關于對海口仁心寺負責人印順的任命,系經海南省佛教協會推薦、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批準、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同意備案等法定程序進行的,如果曾某認為省市宗教管理部門所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不合法,可以通過行政訴訟途徑要求確認具體行政行為違法,而本案民事訴訟無權對行政行為的合法性作出審查。
 
根據海南省佛教協會提交的證據,曾某曾就其不認可的具體行政行為提起行政訴訟,經兩審法院審理,最終均予以駁回,也就是說在本案中曾某不認可的具體行政行為均為合法有效的行政行為。
 
在本案民事訴訟當中,在沒有生效司法文書確認省市宗教管理部門所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違法的前提下,應當認為省市宗教管理部門所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合法有效,系本案審理的重要依據。
 
即印順出任海口仁心寺住持合法有效,其有權管理海口仁心寺的相關財物。
 
綜上所述,曾某的上訴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依法不能成立,故懇請法院在查清事實的基礎上依法裁判,以維護海南省佛教協會的合法權益。
 
上訴人曾某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一、確認海口市美蘭區海甸一東路六廟4號仁心堂房屋產權歸曾某所有;二、判令海南省佛教協會承擔不正當侵占占有海口市仁心堂、侵犯民間釋、儒道,民間團體修行佛法的場所合法權益行為,理應賠償其侵占占有期間所侵害行為、所造成海口市仁心堂仁心寺自2015年至今的全部損害費及經濟損失,賠償人民幣50萬元;三、海南省佛教協會承擔全部訴訟費。
 
一審法院查明,海口仁心寺是經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批復、海口市民族宗教事務局登記成立的宗教活動場所,該寺經批復確認的地址為海甸六廟4號。
 
該寺于1963年因海口造船廠擴廠占用仁心堂房屋土地而建造。
 
曾某認為該寺為其與“道發師太”(俗名柯瓊英)興建而成,該房屋以柯瓊英名義登記,屬于柯瓊英的私有財產,且柯瓊英將該房屋遺囑繼承給其,應屬其合法繼承的財產,現曾某起訴要求確認海口市美蘭區海甸一東路六廟4號仁心堂房屋產權歸其所有。
 
一審法院認為,公民和集體所有的財產權利受法律保護。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三十三條  規定,“因物權的歸屬、內容發生爭議的,利害關系人可以請求確認權利。
 
”就本案而言,訟爭房屋為海口市美蘭區海甸一東路4號仁心寺,曾某主張訟爭房屋所有權歸其所有,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曾某應對其上述主張負有舉證證明的義務,但其未能舉示土地使用權證、房屋產權證明等證據證實其系該房屋的權利人,亦未能舉證證實其所持有的“紅書里10號”房屋住用憑證與訟爭房屋系同一房屋,依法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曾某主張對訟爭房屋享有所有權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其要求海南省佛教協會賠償侵占涉案房屋期間的經濟損失亦無相應事實和法律依據。
 
綜上所述,曾某要求確認海口市美蘭區海甸一東路六廟4號仁心堂房屋產權歸曾某所有及要求海南省佛教協會賠償損失的訴訟請求,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三十三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  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  的規定,判決駁回曾某的全部訴訟請求。
一審案件受理費8800元,由曾某負擔。
 
二審期間,曾某提交新證據:1.證明書,證據來源,原鄰居居民居委會主任,證明仁心堂系紅書里十號系自建設房屋與現海一(東)路六廟四號第一處;2.信封,載明:送:本市紅書里10號柯瓊英同志收,證據來源,廣東省海口市房產公司,為當時廣東省海口市房產公司給柯瓊退還房屋的證明書信;3.海口市居民糧食供應證,證據來源,海口市糧食局,證明柯瓊英在海甸六廟4號居住;4.選民證,證據來源,海口市振東區選舉委員會,證明柯瓊英系為幾屆民主選舉委員六廟4號;5.居民戶口簿,證據來源,海南省公安廳,證明海南仁心寺佛教文化投資有限公司和仁心寺籌建委員會證明仁心寺歷史事實;6.《關于“仁心寺”要求恢復開放的報告》,證據來源,省檔案館,海口民宗局造假禮邦廟歷史;7.禮邦廟土地證,證據來源,廣東省海口市人民政府,七份土地證沒有記載有仁心寺,仁心庵;8.《關于原佛教“仁心堂”房產及土地問題處理的函》(海漁船字[1992]015號),證據來源,海南海漁船廠,漁船廠收回海甸3號房屋自用。
 
被上訴人海南省佛教協會質證意見:曾某在二審期間提交的證據不屬于新證據。
 
證據1:對三性及證明內容有異議,相關簽名人員的身份無法核實確認,且證明不動產的坐落和權屬應當以不動產登記部門出具的證明為準,其他證明均不具有合法性和權威性;證據2:對三性及證明內容有異議,原真實性無法確認,且即使該證據是真實的,也只能證明柯瓊英曾居住在紅書里10號,而不能證明曾某享有涉案房屋的所有權,該份證據與本案爭議事實、涉案房屋所有權歸屬無關;證據3:對材料的表面真實性沒有異議,對合法性、關聯性及證明內容均有異議,該證據僅能證明柯瓊英曾居住在海甸六廟4號,而不能證明曾某享有涉案房屋的所有權;證據4:對三性及證明內容有異議,該份證據與本案爭議事實、涉案房屋所有權歸屬無關;證據5:對材料的表面真實性沒有異議,對關聯性及證明內容有異議,該證據僅能證明柯瓊英曾居住在海甸六廟4號,而不能證明曾某享有涉案房屋的所有權,亦不能證明仁心寺的歷史;證據6:對材料的表面真實性沒有異議,對關聯性及證明內容有異議,該證據與本案爭議事實、涉案房屋所有權歸屬無關,且該報告由海南省佛教協會籌備組于1994年提交省民宗委,與海口民宗局無任何關系,不能證明海口民宗局造假歷史。
 
曾某系海南省佛教協會籌備組的重要成員,其對該報告的內容是知悉并認可的;證據7:對三性及證明內容有異議,該七份權屬憑證的權利人分別為柯修慈、曾修妙、陳修喬、王修悟,均不是曾某,且無法證明該等權屬憑證所載的土地及房產是否為涉案房屋,故該份證據與本案爭議事實、涉案房屋所有權歸屬無關;證據8:對三性及證明內容有異議,該證據與本案爭議的涉案房屋所有權歸屬無關。
 
本院對該八份證據文本的真實性予以確認,證據1-證據8均不能確認曾某對涉案房產享有所有權,對其關聯性及證明力均不予確認。
 
本院二審審理查明的事實與一審查明的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三十三條  規定,“因物權的歸屬、內容發生爭議的,利害關系人可以請求確認權利。
 
”本案二審審理期間,曾某未能舉證證明其系涉案房產的權利人,且曾某在庭審期間,明確表明涉案房產權屬不屬于其所有。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  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
 
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
 
故其請求確認海口市美蘭區海甸一東路六廟4號仁心堂房屋產權歸其所有,缺乏事實根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處理正確。
 
曾某要求海南省佛教協會賠償侵占涉案房屋期間的經濟損失亦無事實根據,亦不予支持。
 
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法應予維持。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  第一款  第一項  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8800元,由上訴人曾某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傅萍
審判員袁蓉
審判員陳立夫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
書記員韓青妮
速錄員莊翠玲相關法律條文
速錄員莊翠玲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一百七十條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上訴案件,經過審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的,以判決、裁定方式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裁定;
 
轉自裁判文書網
http://openlaw.cn/judgement/1070aee43a6e4339a4ba2f9b815b70a4?keyword=%E4%BD%9B%E6%95%99%E5%8D%8F%E4%BC%9A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五月花號”公約 \里奇•洛瑞
背景介紹:1620年11月11日,經過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為“五月花”的英國三桅蓋倫…
 
論中國傳統文化對中國當代法治建設的影響 \公惟韜
摘要: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這種精神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國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語 \馬小紅
摘要 中國古代的“法言法語”與現代社會法律語言的日益專業術語化不同,是術語、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趙忠龍
【摘要】近代商法發端于中世紀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習慣。封建教會的宗教信條和…
 
道教與嵩山中岳廟的國家祭祀 \張廣保
 中國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傳統,說者以之歸屬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廣州市基督教協會與張澤鴻物權保護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下一篇文章:宗教活動場所不具備主體資格被裁定駁回案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