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他山之石
 
為什么麥克阿瑟執意要裕仁天皇公告“我不是神”?
發布時間: 2019/10/10日    【字體:
作者:沈陽
關鍵詞:  裕仁天皇 神 人間宣言  
 
 
“二戰”后,出生在美國阿肯色州小石城的占領軍領袖、共和黨人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1880-1964年),鄭重建議裕仁天皇親自向全體日本國民承認“我不是神”。起初,裕仁天皇并不理解。因為戰敗,胳膊拗不過大腿,裕仁天皇只好在在1946年1月1日向全體國民發布了一份《人間宣言》。在這份《人間宣言》的后半部分,裕仁寫道:“說朕是神,說日本民族有比其他民族更優越的素質,擁有能擴張統治世界的命運,這種架空事實的觀念,也是無根據。”
 
幾乎是日本版的漢密爾頓,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特別敬仰麥克阿瑟這樣的“軍事+政治”的奇才。正如仰慕洛克、孟德斯鳩這些啟蒙思想家。他們所著的《政府論》、《論法的精神》,我一直百讀不厭。而在眾多思想先賢中,最佩服的就是寫作有《聯邦黨人文集》的漢密爾頓等人。比洛克和孟德斯鳩等更帥、更酷的是,幾百年后,《聯邦黨人文集》這一經典,仍舊被一個超級大國的最高法院來作憲法解釋之用。我由衷地羨慕漢密爾頓等人的高瞻遠矚,運籌帷幄于數百年上千年。因此,漢密爾頓的思想,一再出現在我的腦海中,被引用,所注釋。
 
所謂“橫渠四句”(馮友蘭先生)或“橫渠四句教”(馬一浮先生),“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一直是中國讀書人的最高夢想。甚至沒有人思考張載北宋的這個西安人為什么如此雄赳赳氣昂昂,敢于要為全人類設計命運。豈止是他?上溯到有孔子到如今的兩千多年,近論到從林則徐到洪秀全到如今的兩百年多年,一代又一代的中國讀書人在宏大敘事中酣暢表達,不惜自我激勵要舍己,也引導別人的孩子們走一條拋頭顱、灑熱血的路。
 
拒絕承認耶穌的替代性救贖,拒絕承認道和圣靈內住所帶來的“心意的更新變化”,也就是拒絕與耶穌聯合,直接付諸于道德宣告和社會進步理念,從“狠斗私自一閃念”為開始,我們總是過分拔高人格凈化的社會功能。又從個人在道德或行善上的積極有為開始,我們相信我們的未來會更美好,也就是相信離開神的拯救行動,我們可以自我成圣。正如在整個“二戰”期間,瘋狂的日軍將士,無論是在進攻中國還是東南亞,或者“偷襲珍珠港”,他們的口中總高喊著“為天皇效忠”的口號,也就是把人當神,最終不把人當人,不把自己當人。
 
把一個肉身必然死亡、且在律法下無不顯為罪的人當成神,那么相對于這位假神的其他人,就不再是把他們當成人了。簡單地說,把人當神的結局是,人就不真當成人,要么是把人物化,要么是把人動物化。唯獨把人當人,把神當神,才能有在福音里的彼此相愛,也才能有在福音里的自愿舍己行動。
 
在約翰福音第八章里,文士和法利賽人要試探耶穌:如果拒絕婦人當死,就是否認摩西律法;如果同意,那就是篡奪合法的羅馬政府的司法權,就是大逆不道。耶穌卻說,誰認為自己沒有罪的,就可以用石頭打死他。然而誰更驚人的是,正是這位赦免了婦人之罪的耶穌,在這一章的第59節說,“他們拿石頭要打他,耶穌卻躲藏,從殿里出去了”?這似乎是為后來耶穌在各各他山的死和復活埋下了伏筆。正是耶穌,用寶血贖買了這位婦人,也賜下了圣靈給凡信靠他名之人。
 
我特別注意美國建國之父漢密爾頓(1755-1804年)的生平。這位出生于英屬西印度群島的尼維斯島的孩子,其外公是法國胡格諾派基督徒,也就是加爾文派的基督徒。父親外出而無音訊,母親在13歲病逝,所以漢密爾頓是個孤兒。又有歷史學家又說漢密爾頓是一個沒落貴族的私生子。總之,漢密爾頓少年時不得不獨自謀生求學,為了自保而養成了好決斗的惡習。晚年漢密爾頓回歸少年時的基督教信仰,但因為愛好決斗,教會拒絕讓他領受圣餐。漢密爾頓之死令人唏噓:因為他的死便是出于與政敵、杰斐遜的副總統、后來背叛了美國的阿倫·伯爾的決斗。為了尊嚴漢密爾頓答應了決斗,卻因信仰而故意將子彈打偏;漢密爾頓的雄辯,最終說服了教會牧師,為其舉行了儀式,因為他說,他已真誠悔改,并愿意與所有的人和解,包括伯爾。
 
漢密爾頓這樣的立憲主義大師,無論立功、立德、立言,無論“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都遠在張載之上,也不過是必死的血肉凡軀。從漢密爾頓對付罪的掙扎,最后投靠耶穌的行動來看,縱使有天才之成就,再偉大的政治學家或政治家,也無非是一個罪人,必須藉著耶穌來稱義。是的,我們都是罪人,概莫能外。若不信耶穌而與十字架上耶穌聯合,都是活在罪、死和魔鬼之下之人,都被這三座大山所奴役。
 
“我若靠著神的靈趕鬼,這就是神的國臨到你們了”(太12:28),所以,對試探他的法利賽人、對屬靈真理不知的地方官彼拉多,還有那些跟隨他而在五旬節圣靈降臨前實際仍然不信的門徒們,耶穌反復強調的就是一個事實: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爭戰,使我不至于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18:36)。
 
只有承認“我的國不屬這世界”,也就是把神當神,把天國當天國,把人間當人間,最終才能把人當人。這是整個歐美社會通過宗教改革所得出的最寶貴的結論。正是藉著裕仁天皇向全體國民公告“我不是神”,日本這樣桀驁不馴的東方民族才算確定了國家正常化發展的關鍵起點。
 
轉自書院三一頌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明清時期在華耶穌會士的西學 \艾爾曼
內容提要: 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中,歐洲人宣告了科學在西方的成功,并且假定了科學…
 
“宗教活動場所”法人化與民法典的路向選擇 \吳昭軍
解讀《民法總則》第92條第2款 一、問題的提出 加快推進宗教工作法治化進程,完善…
 
托馬斯•阿奎那與古典自然法的巔峰 \柯嵐
摘要 托馬斯·阿奎那借用亞里士多德哲學實現了對希臘自然法理論的神學改造。阿奎…
 
我國傳統文化對實行法治的障礙 \葉春陽
【摘要】:法治思想是一座宏偉的大廈,在法治秩序中,法律產生于所有個體的合意,完全代…
 
長沙麓山寺依法依規完成圣輝大和尚離任方丈財務審計和新老方丈交接程序 \湖南佛教網
2019年11月份,長沙麓山寺已依法依規完成圣輝大和尚離任麓山寺住持財務審計與新老方…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一所教會大學在平壤
       下一篇文章:帝國的還魂夢:土耳其為何非出兵敘利亞不可?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