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立法
 
香港禁止蒙面規例|附法國“面紗禁令”的憲法機理
發布時間: 2019/10/10日    【字體:
作者:王蔚
關鍵詞:  禁止蒙面規例 憲法 面紗禁令 宗教自由 公共安全  
 
 
 
 
(由香港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第241章)第2條訂立)
 
 
1. 生效日期
 
本規例自2019年10月5日起實施。
 
2. 釋義
 
在本規例中——
 
《公安條例》(Cap.245)指《公安條例》(第245章);
 
公眾地方(public place)具有《公安條例》第2(1)條所給予的涵義;
 
公眾集會(public meeting)具有《公安條例》第2(1)條所給予的涵義;
 
公眾游行(public procession)具有《公安條例》第2(1)條所給予的涵義;
 
未經批準集結(unauthorized assembly)的涵義與《公安條例》第17A(2)條中該詞的涵義相同;
 
非法集結(unlawful assembly)的涵義與《公安條例》第18條中該詞的涵義相同;
 
蒙面物品(facial covering)指面罩,或任何其他遮掩某人面部(全部或部分)的任何種類物品(包括顏料);
 
警務人員(police officer)具有《警隊條例》(第232章)第3條所給予的涵義。
 
3. 在某些情況下使用蒙面物品屬罪行
 
(1)任何人不得在身處以下活動時,使用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的蒙面物品——
 
(a)非法集結(不論該集結是否《公安條例》第19條所指的暴動);
 
(b)未經批準集結;
 
(c)符合以下說明的公眾集會——
 
(ⅰ)根據《公安條例》第7(1)條進行;及
 
(ⅱ)不屬(a)或(b)段所指的集結;或
 
(d)符合以下說明的公眾游行——
 
(ⅰ)根據《公安條例》第13(1)條進行;及
 
(ⅱ)不屬(a)或(b)段所指的集結。
 
(2)任何人違反第1款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即處第4級罰款及監禁1年。
 
4. 第3(2)條所訂罪行的免責辯護
 
(1)被控反第3(2)條所訂罪行的人,如確立在有關指控罪行發生時,該人對使用蒙面物品有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即為免責辯護。
 
(2)在以下情況下,有關的人須視為已確立該人對使用蒙面物品有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
 
(a)有足夠證據帶出以下爭論點:該人有上述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及
 
(b)控方沒有提出足以排除合理疑點的證據,證明并非如此。
 
(3)在不局限第(1)款所提述的合理辯解的范圍的原則下,在以下情況下,有關的人即屬有合理辯解——
 
(a)該人當時身處有關集結、集會或游行,正在從事專業或受雇工作,并于正在作出與該專業或受雇工作相關的作為或活動時,為了該人的人身安全,而使用有關蒙面物品;
 
(b)該人當時身處有關集結、集會或游行,并正在因宗教理由,而使用有關蒙面物品;或
 
(c)該人當時身處有關集結、集會或游行,并正在因先前已存在的醫學或健康理由,而使用有關蒙面物品。
 
5. 有權要求于公眾地方除去蒙面物品
 
(1)如身處公眾地方的人正在使用蒙面物品,而某警務人員合理地相信,該蒙面物品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則本條就該人而適用。
 
(2)上述警務人員可——
 
(a)截停上述的人,并要求該人除去有關蒙面物品,以令該警務人員能夠核實該人的身分;及
 
(b)如該人沒有遵從(a)段所指的要求——除去該蒙面物品。
 
(3)任何人沒有遵從第2(a)款所指的要求,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3級罰款及監禁6個月。
 
6. 罪行的檢控期限
 
就第3(2)或5(3)條所訂罪行而提出的檢控,只可在自于犯該罪行當日起計的12個月屆滿前展開。
 
2019年10月4日
 
“面紗禁令”的憲法機理
 
王蔚
 
在穆斯林世界里,婦女佩戴面紗已成為一種宗教服飾和文化符號。《古蘭經》第24章第31節寫到,“你對信女們說,叫她們降低視線,遮蔽下身,莫露出首飾,除非自然露出的,叫她們用面紗遮住胸膛,莫露出首飾,除非對她們的丈夫,或她們的父親,或她們的丈夫的父親,或她們的兒子,或她們的丈夫的兒子,或她們的兄弟,或她們兄弟的兒子,或她們的姐妹的兒子,或她們的女仆,或她們的奴婢,或無性欲的男仆,或不懂婦女之事的兒童;叫她們不要用力踏足,使人得知她們所隱藏的首飾”。虔誠的教徒們相信,唯有佩戴面紗,婦女們方可盡忠丈夫,并獲得真主的庇護。
 
但隨著國際范圍內民族與文化的交融,宗教的信仰開始碰上法律的門檻。二戰后,法國的伊斯蘭移民數量劇增,獨特的面紗佩飾開始出現于領土內的各個角落,并引起了一系列擔憂:首先,佩戴面紗不利于保障公共安全。女性穆斯林佩戴的面紗通常有兩種:尼卡布和布卡。尼卡布是包裹頭發、面頰、口鼻等部位的頭巾,而布卡還增加了垂飾和面紗,以遮擋眼部。在有犯罪突發事件的情況下,面紗將給辨認罪犯帶來困難,進而威脅公共安全,尤其是在恐怖活動全球化的今天;其次,西方法律傳統主張政教分離,佩戴面紗涉嫌公開表達宗教觀點,違反法蘭西共和國憲法第2條所明確規定的“法蘭西是不可分的、世俗的、民主的和社會的共和國”;再次,佩戴面紗被認為是對婦女人格及自由的踐踏,法國政府甚至不無夸張地認為,“(強迫婦女佩戴面紗)是這片土地無法接受的新奴役行為”;最后,很多社會學家還認為,在公共場合遮蓋面部的行為,違背了社會交往的最低要求,即“相互辨認”原則。艾布·法拉吉的《詩歌集》委婉地佐證了此點,“阿布杜拉·伊本·歐默爾說:‘我往朝天房時,路上遇到一個美麗的婦人,口里說著動人的情語;我的駱駝走近她時,我問她道,你這位婦人,是去朝天房的嗎?為什么絲毫都不畏懼安拉?她聽見我的話,便揭開面紗——只見她的美貌,她像艷麗的太陽一樣……”
 
基于前述種種緣由,法國政府于2004年頒布法令,禁止學生在校園內穿著任何有代表宗教象征的服飾。2010年9月,法國議會又通過所謂的“面紗禁令”,禁止市民在公開場所遮蓋面部。盡管法律文本中并未明確提及伊斯蘭服飾,但立法意圖仍主要集中于限制女性穆斯林的穿著,尤其是外出佩戴尼卡布和布卡。
 
 
因反對之聲甚眾,“面紗禁令”隨即遭遇憲法審查。2010年9月14日,法國兩院議長就“面紗禁令”的法律草案向憲法委員會提起合憲性審查。這使憲法法官陷入棘手且微妙的困境。在法國,憲法委員會一向以捍衛公民基本權利自居,致力于協調各種憲法層面的價值沖突。“世俗原則”與“宗教信仰自由”長期以來尖銳對立,草率的判決可能引發社會及宗教的尖銳對立,甚至是外交事件。而早在2004年,歐洲人權法院便在萊拉訴土耳其一案中對禁止學校佩戴宗教服飾的法令作過判決。由于歐洲人權法院以政教分離原則為由確認被訴法令而引發諸多爭議。經全面權衡,憲法委員會睿智的大法官們聰明地援引了其他憲法規范,即公共秩序保障與男女平等原則,巧妙地規避了世俗與宗教的尖銳沖突。在判決中,憲法委員會援引了三條規范:《人權宣言》第4條,“自由就是指有權從事一切無害于他人的行為。因此,各人的自然權利的行使,只以保證社會上其他成員能享有同樣權利為限制。此等限制僅得由法律規定之”;《人權宣言》第5條,“法律僅有權禁止有害于社會的行為。凡未經法律禁止的行為即不得受到妨礙,而且任何人都不得被迫從事法律所未規定的行為”;以及《人權宣言》第10條,“意見的發表只要不擾亂法律所規定的公共秩序,任何人都不得因其意見、甚至信教的意見而遭受干涉”。憲法委員會認為,“平等與自由”以及“社會生活的最低限度要求”均屬公共秩序的重要組成部分。“面紗禁令”旨在協調公共秩序與基本權利保障之間的價值沖突,并無明顯不當之處。憲法法官們還為“面紗禁令”設定了例外,即法律不得禁止宗教信徒在公開祭祀場合下行使宗教信仰自由。
 
自此,“面紗禁令”得以通過,“面紗禁令”于2011年4月11日正式生效,而憲法委員會亦在宗教紛爭的旋渦中暫時得以全身而退。民調顯示,82%的法國受訪者支持“面紗禁令”,而僅有17%的受訪者明確反對此項禁令。值得一提的是,禁令生效當天即對一位28歲的穆斯林婦女阿赫瑪斯(Ahmas)開出了第一張罰單。她因在公開場所佩戴穆斯林頭巾而被罰款150歐元。新聞報道的散播導致“面紗禁令”引起國際社會尤其是伊斯蘭世界的更加廣泛關注,剝奪宗教信仰自由的批評亦十分尖銳。
 
盡管也有學者批評,法國憲法委員會在此一案件中系“狡猾”的政府支持者,涉嫌對“公共秩序”作擴大化解釋,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憲法委員會在“面紗禁令”中通過靈活的釋憲技藝成為“智慧”的紛爭化解者。在全球化的當下,族群矛盾和宗教沖突已成為社會動蕩相當重要的因素,甚至成為挑戰人類共同文明的導火索。法國憲法委員會第一次巧妙地將復雜的宗教問題憲法化,將憲法問題技術化,使法律真正成為人類糾紛最后及最佳的解決方案。由是觀之,憲法審查的技藝從來均非空中樓閣,而是社會多元價值的調控器。
 
〔文章來源〕《法制日報》2013年9月25日,第10版。
 
轉自中國憲治網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五月花號”公約 \里奇•洛瑞
背景介紹:1620年11月11日,經過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為“五月花”的英國三桅蓋倫…
 
論中國傳統文化對中國當代法治建設的影響 \公惟韜
摘要: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這種精神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國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語 \馬小紅
摘要 中國古代的“法言法語”與現代社會法律語言的日益專業術語化不同,是術語、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趙忠龍
【摘要】近代商法發端于中世紀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習慣。封建教會的宗教信條和…
 
道教與嵩山中岳廟的國家祭祀 \張廣保
 中國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傳統,說者以之歸屬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論我國宗教平等的法律保護
       下一篇文章:論我國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護與限制研究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