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民間信仰和新興宗教
 
圣潔敖包,以和為貴
發布時間: 2019/9/26日    【字體:
作者:蘇敏
關鍵詞:  敖包 祭祀 和順  
 
 
農歷七月十一,清晨七時許,山頂云層翻滾,時陰時晴。天空施展自己的偉力,為這個特殊的日子平添神圣感。今天祭祀的主角——敖包——已經換上新的柳條和經幡。一只全羊被安置在敖包南側,用來供奉神靈。這里的敖包共13座,最大的一座位于中間,兩側對稱分布六個小敖包。它們安然坐落于山巔,等待著人們的朝圣。喇嘛早早趕到山頂誦經,身著華麗民族服飾的祭拜者也紛至沓來。一切準備就緒,人們圍繞敖包沿順時針方向繞三圈。印有藏文的彩色方形紙片被牧人的手撒向天空,在敖包左右上下翻飛。風誦讀著紙片上的經文,向長生天傳遞虔敬者的心愿。敖叔表達了自己獨一無二的敬意。他特地等其他人都下山后,虔誠地繞敖包轉了三圈,從懷里掏出一條藍色哈達,輕輕系于敖包的柳條上。[1]
 
這是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沁旗哈日根臺嘎查的圖斯拉格其敖包祭祀。這座敖包最初由烏珠穆沁王爺的助理吉拉建造。1969年開始祭祀,其間由于各種社會原因中斷,直至1997年恢復。[2]敖包在蒙古語里意為“堆子”,以石頭壘起,既具有劃分草場、標記地點等實際功用,也是人們崇敬自然的精神寄托。人們通過祭祀敖包表達對自然萬物、故鄉水土的熱愛,祈求風調雨順、人畜興旺。[3]敖包作為一種神圣空間具有的莊嚴氛圍,以及與之相關的禁忌、傳說等,能夠約束人的行為,協調著人與人、人與自然的關系。
 
人和家和,康順吉祥
 
祈雨是敖包祭祀的一項重要內容,天降喜雨也往往印證著敖包的靈驗。我采訪的旺叔講起,有一年阿巴嘎旗祭祀白音查干敖包,儀式結束后照例舉辦那達慕。摔跤比賽中,就在一個博克手將對方扳倒在地后不到五秒鐘的時間里,瓢潑大雨傾盆而下。天公作美,使得人們更加相信敖包的神力,敬重其威嚴,在敖包面前便自然而然地約束自己的行為。正如白大哥認為的,在敖包面前不應該有不好的想法和行為。“敖包是每個人都尊敬的,是最好的意念沉積的地方。”
 
準備及參與敖包祭祀的過程是人際關系的潤滑油。前文提到的圖斯拉格其敖包祭祀,由附近嘎查的幾家牧民合作組織。每家大概出2000元,用于準備祭祀中的全羊、更新經幡和柳條、請喇嘛誦經等。其他牧民紛紛前來祭祀,儀式結束后到山下的蒙古包里喝茶聊天,參與那達慕上的各項競技比賽。[4]敖包祭祀為人群聚集創造了時機。人們通過合作、交談等形式,增進對彼此的了解,建立起跨嘎查的人際關系網絡,社區的整合力也隨之增強。
 
與嘎查敖包類似,家族敖包也起著凝聚人心的作用,如一條紐帶,牽連起遠方游子和北方家鄉。旺叔家族的敖包名為白音查干敖包,家族祭祀自上世紀五十年代末中斷,直到1997年才在族中老人的提倡下恢復。現在每年農歷五月十九,旺叔家的兄弟姐妹都會回到阿巴嘎旗,換上蒙古族盛裝,參加家族的敖包祭祀。白大哥也不例外,他說:“祭祀敖包,說白了是對故鄉的思念。我們兄弟姐妹七個,平時都不在老家,但是祭祀敖包的時候所有人都來關心。”從2012年開始,每年農歷五月十三,白大哥都會帶著妻子兒女回到藍旗老家,參加嘎查敖包的祭祀,到現在已經有八個年頭。他覺得自己現在兒女雙全,生活順心,也許和虔誠祭祀敖包有關。可以說,敖包祭祀記錄著一個家族往日的輝煌,承載人們對故鄉的眷戀,也連接著家庭成員共同的心愿,對家庭和睦團結有積極作用。家庭是社會的微觀單位,家和人和對社會整體的安泰的意義舉足輕重。從這一角度講,敖包祭祀的積極效應可以從個體的家庭輻射至更大范圍內的社會。
 
天人相和,萬物共生
 
白大哥認為,游牧文化的核心是人與自然的和諧,敖包祭祀正是天人合一理念的載體。旺叔同樣講道:“(敖包祭祀)本身就是人和自然和諧的過程。人遇到難題了祈求自然給我一些幫助,給我一些憐憫,給我一些支持。人解決不了的事情,通過這些人為的行為,向自然祈求。人要服從水草,服從牛羊,游牧就是這么一個(觀念)。”此外,敖包祭祀中的禁忌也具有生態保護的意義,例如敖包附近不能動土和堆放垃圾;敖包山上的植物、動物甚至石塊都不能隨意破壞。人們相信,敖包是神圣的,對敖包不敬會給自己帶來厄運。[5]“借助禁忌來控制人對自然的破壞,這就是游牧文化的厲害之處。”白大哥說。
 
與敖包有關的傳說同樣起著生態保護的作用。白大哥給我講了一個故事:“估計是二十世紀初,來了一群喇嘛,特別多。我們這個敖包的北側有一片紅樹林。他們過來以后在那住,把紅樹林全砍了,(結果傳說)這些喇嘛的眼睛全部瞎了。最后就知道這個不對,可能重新做了法式以后,這些人的眼睛(又恢復了)。”敖包的神威和光芒輻射開來,使得周邊的環境也被賦予圣潔的含義。這口耳相傳的故事,真實性雖然難以考據,但尊重自然的理念卻清晰可見。敖包對伐木者的懲罰在人們心中留下可怖的印象,卻也告誡著草原的子民綠水青山的彌足珍貴。
 
敖包形制多樣,祭祀的對象各不相同。建在風景秀麗的高山之上的敖包雖然常見,卻只代表了敖包樣式中的一部分。據旺叔講:“過去我們一說敖包,就是上山頭去祭。但是阿巴嘎旗查干淖爾蘇木有個那仁寶拉格敖包,就在洼地里,祭那個水泉子呢。那個泉子現在干了,一滴水都沒有。東蘇旗塔日干淖爾嘎查的諾彥毛都敖包,祭的是一棵老榆樹。老鄉認為樹老了以后有靈氣,(于是)在樹枝上系滿哈達,樹跟前給立個敖包。”在蒙古人眼里,山水樹木都是精靈般的存在,也被賦予神話般的想象。敖包祭祀表達的正是對自然萬物的喜愛和敬畏。
 
人們還借助敖包表達對牲畜的愛護。據旺叔介紹,牧區有個習俗,祭祀敖包那天,將對嘎查或者家族特別有功勞的牛羊帶到敖包跟前,用熏香熏,并請喇嘛念經。在牛羊的脖子上系五色彩條,從此永久飼養,不打不罵,不殺不賣。跑得快的好馬也能享受特殊的榮耀:馬死后,尸體腐化,骨頭變干。人們將馬頭骨安置于敖包之上,使其接受經幡的洗禮。
 
敖包祭祀的儀式、禁忌、傳說和習俗有著規范社會秩序、提高社區整合度的積極效益,蘊含著人與自然和諧的生態理念,也體現著先民們千百年來對于天人相和,萬物共生的追求。白大哥痛惜于目前草場的快速退化。他認為,文化機制的破壞必然會帶來生態的災難。生產經營方式的現代化取代了祖先流傳下來的生活方式,資本的巨大誘惑和急功近利的牟利心理沖擊著樸素的生態理念。從這一角度講,保護敖包文化是一劑良藥,修復備受工業文明沖擊的游牧文化價值體系,啟迪并告誡著人們,我們依舊需要從天然中獲取養分,順應自然規律才是長遠的發展之路。
 
民俗學論壇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五月花號”公約 \里奇•洛瑞
背景介紹:1620年11月11日,經過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為“五月花”的英國三桅蓋倫…
 
論中國傳統文化對中國當代法治建設的影響 \公惟韜
摘要: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這種精神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國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語 \馬小紅
摘要 中國古代的“法言法語”與現代社會法律語言的日益專業術語化不同,是術語、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趙忠龍
【摘要】近代商法發端于中世紀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習慣。封建教會的宗教信條和…
 
道教與嵩山中岳廟的國家祭祀 \張廣保
 中國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傳統,說者以之歸屬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國古代黃帝神話中的儀式和圖騰研究
       下一篇文章:當代中國的靈媒"還魂"與仙人"斗法"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