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他山之石
 
最新的俄羅斯
發布時間: 2019/12/5日    【字體:
作者:段協平
關鍵詞:  俄羅斯 “悲傷之墻” 基督救世主大教堂 俄羅斯外交部  
 
 
愛因斯坦說,“教育就是把在學校學習的東西忘光了之后還剩下的東西。”把這句話套在旅游上,似乎也一樣適用。
 
從俄羅斯回國轉眼就要倆月了。六天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之行,心心念念的,不是冬宮藏品之豐、夏宮建筑之美,也不是圣•彼得堡涅瓦大街的商業繁華、莫斯科阿爾巴特步行街的文化古韻,而是由普京總統下令、在莫斯科建造的“悲傷之墻”,是上世紀三十年代被摧毀、本世紀開年在原址上重建的基督救世主大教堂,以及那座不設防的外交部大樓。
 
不錯,就這三個地方。
 
“悲傷之墻”
 
“悲傷之墻”不在我們這次俄羅斯行程安排中,經我與旅行社溝通,得愿以償。不知道別人怎樣想,對于我來說,去莫斯科而沒有走近這面墻,大約相當于一個外國人去北京旅游卻沒到八達嶺長城吧。
 
“悲傷之墻”正式名稱是俄羅斯政治受難者紀念碑,坐落在莫斯科市中心薩哈羅夫街與斯帕斯基花園街交叉口、保險公司大樓前的廣場上。2017年10月30日落成,距離十月革命正好100周年。
 
當晚,普京總統和全俄羅斯東正教大牧首基里爾及眾多莫斯科政要出席了揭幕儀式。
 
這座青銅材質的紀念碑的建設資金來自政府撥款和公民捐助,是俄羅斯第一座國家級的紀念碑。它整體呈弧形,由許多參差不齊、面目不清的人形雕塑構成,形似一把巨大的鐮刀,象征一個壓迫性的國家機器像割草一樣剝奪了無辜者的生命。
 
“悲傷之墻”由六部分組成:不規則的大理石地面、釘滿鐵釘的九個方石柱、“記憶墻”和“人體墻”、帶有棱角的釘滿鐵釘的石山,以及石山下面俄羅斯各共和國、邊疆區、州和自治州名稱。
 
“記憶墻”上面寫滿了俄語、英語、法語、阿拉伯語、漢語等各種不同的文字,用漢字鑄刻的“記住”、“銘記在心”不難辨認。
 
“人體墻”是“悲傷之墻”的主體部分,高6米,長36米,由五層青銅人形疊壓而成。墻面上的男女老少,姿態各異,他們身形嚴重扭曲,互相擠壓,破碎的頭顱,扁平的身軀,殘缺的肢體,驚恐、哀傷、悲憤的面孔……給人一種巨大的視覺沖擊。
 
當年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被集體槍決并銷毀尸骨的殘忍,斯大林大清洗時期的恐怖,西伯利亞冰天雪地的苦寒,“古拉格群島”啪啪飛舞的皮鞭,開鑿128公里“首都運河”時近20萬犯人的呻吟和其中近23000人的亡魂,卡廷森林中被秘密殺害的2萬多名軍官的幽靈……全部濃縮在這里。
 
一種巨大的壓迫感迎面襲來。
 
歷史常常如此乖戾:為了讓人們進天堂,不惜讓一部分人下地獄,還真不是宗教故事里想象的情節,而是歷史上已經和正在發生的事實。在追求美好生活的路上,要警惕,千萬不要被古希臘神話中海妖塞壬的歌聲所迷惑。
 
普京在“悲傷之墻”落成揭幕式上發表了講話。
 
他揭露、控訴了蘇俄曾經制造的巨大人道災難,告誡世人并鄭重宣示:“這段可怕的過去,不能從民族的記憶中抹去,尤其是不能以任何方式、以任何最高的所謂人民的利益為名而正當化。”他強調:“我們的義務是——不忘記。記憶本身、評價這些黑暗的歷史事件所持立場的清晰和明確將是避免歷史重演的強大的警示。”
 
普京最后說:“我想請求娜塔莉婭•德米特里耶夫娜•索爾仁尼琴娜允許我引用她的話‘了解,記住,審判,這之后才可能原諒’,我完全贊同這句話。是的,我們及我們的后代應該記住大清洗的悲劇,記住它的根源。”(講話全文在百度上能看到)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杰夫也沒有閑著,他批準了永恒紀念政治迫害遇難者的國家政策準則。在這份文件中提出,應該創造條件,讓人們自由查閱同政治迫害有關的檔案,保護好相關的紀念性建筑,在新聞媒體和學校的教科書中更多地介紹同政治迫害有關的歷史。
 
據俄媒體介紹,蘇聯解體之后,俄全國各地建立了很多悼念受政治迫害遇難者的紀念碑。比如,我們路經的前克格勃總部大樓,曾是大清洗導演者“契卡”(秘密警察)的總部。大樓前廣場上曾豎有“契卡”的祖師爺捷爾任斯基的塑像。如今,取而代之的是從“古拉格群島”(蘇聯勞改集中營)中索洛維茨基勞改營運來一方巨石,以紀念被“契卡”迫害的政治受難者。
 
在這些紀念碑前,真相一個個裸露,謊言一波波退潮,一度蒙羞的價值恢復了應有的尊嚴,被撕裂的族群感情逐漸彌合。
 
賈樟柯說,真話是最大的“正能量”。了解、記住真實的歷史,也是最大的“正能量”。只有真實的歷史,才能照亮未來。
 
沒人否認普京的“霸座”等行為給他帶來的差評。但沖著他不為舊制度背書這一點,值得點贊。
 
行筆到此,不能不講個題外話。在我們這次俄羅斯行中,無論是在彼得堡,還是在莫斯科,各個旅游景點,游人如織,且絕大多數是中國人。唯有在“悲傷之墻”這里,就我們幾位同好。赴俄前,回國后,我仔細核對了國內旅行社頻繁推介的俄羅斯旅游景點,著名的,沒聽過的,都不厭其詳,就是沒有關于“悲傷之墻”的片紙只字。這座蘇聯教科書般的紀念碑,在這些旅行社眼里,仿佛不存在。
 
這讓我十分不解。
 
要離開了,把一個問號留在“悲傷之墻”前,在這個世界上,應該建立的類似紀念館、紀念碑還有嗎?
 
俄羅斯民族多信天主東正教。
 
走過歐美不少國家,見過太多基督教堂,原本對參觀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沒有多少興趣。聽導游介紹完它的前世今生,我第一個走近它,最后一個離開。
 
莫斯科享有千頂之城的美譽,一座座教堂上洋蔥頭般的金色圓弧頂,在太陽的照耀下閃閃發光,但沒有幾座能像這座教堂一樣,幾乎濃縮了俄羅斯三百多年歷史。
 
基督救世主大教堂
 
基督救世主大教堂是俄羅斯最大的天主教教堂,緊靠克里姆林宮西南側,下臨莫斯科河,是為紀念1812年在俄法戰爭中取得對拿破侖的勝利建造的,歷時17年完成,高103米,可容納一萬人進行宗教活動。在俄羅斯民族感情中占有特別重要的位置。
 
1931年,隨著大清洗的狂風暴雨的降臨,基督救世主大教堂遭遇了滅頂之災:斯大林下令炸毀,并決定在原址上打造一座200米高的蘇維埃宮,還要在宮頂上面安置一座40米高的列寧塑像。
 
也許是天意,在挖掘地基時地下水不斷大量涌出,加上莫斯科居民夜里使壞,弄得施工方焦頭爛額,束手無策,主宰者心煩意亂,無計可施,只好把這里臨時建成了一個露天游泳池。
 
能炸毀教堂,無法炸毀宗教;能從肉體上消滅僧侶,無法摧毀俄羅斯人深植于心中的信仰。
 
歷史終于走到蘇聯解體的一天。三年后,正好迎來莫斯科建市850周年,應廣大市民的強烈要求,市政府出資5億美元,加上社會捐款,用短短3年時間,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在原址浴火重生。一如原先的樣式和規模,普京總統也經常來這里出席宗教儀式活動。
 
同基督救世主大教堂遭遇一樣,自有宗教以來,從西方中世紀的宗教裁判所、十字軍被迫東征,到天朝“三武一宗滅佛”的政策和運動、及至史無前例的那場浩劫,宗教信仰自由受到種種挑戰和威脅,教堂、寺廟之被摧毀,教民之被迫害,史不絕書。
 
我對宗教的認識,最早來自馬克思那個顯然持否定態度的結論:精神鴉片。
 
后來發現,也是馬克思,在其著名的《哥達綱領批判》中則明確主張:“信仰自由”!他還樂見“每一個人都應當有可能實現自己的宗教需要,就像實現自身的肉體需要一樣,不受警察干涉。”
 
甚至列寧,在《給農村貧民》文中也指出,“每個人不僅應該有相信隨便哪種宗教的完全自由,而且應該有傳布隨便哪種宗教和改信宗教的完全自由。哪一個當官的都管不著誰信的是什么教:這是個人信仰問題,誰也管不著。”(《列寧全集》第6卷第364—365頁)
 
斯大林也表示:“黨贊成宗教信仰自由,贊成人們有信奉任何宗教的權利。”(《在走向民族主義的道路上》)
 
說法前后不一,講的和做的常常打架。這使我常常困惑。
 
更大的困惑是,如果宗教是精神鴉片、是迷信,為什么世界上最偉大的科學家,從牛頓到愛因斯坦,幾乎都是忠實的宗教信仰者?還有一系列為什么,不便于說,就此打住。
 
易中天先生下面這段話,幫助我釋惑:人類之所以要有宗教,是因為要有信仰;之所以要有信仰,是因為要有核心價值。信仰是對超自然、超世俗之存在堅定不移地相信,是人的生命本能,是為了尋找靈魂的源頭與歸宿,既不能證實,也不能證偽。宗教是以信仰為中心的一整套價值和觀念體系、行為準則和生活方式。一個人有信仰,就有底線,有境界;一個民族有信仰,就有凝聚力、創造力和持續性。(《易中天中華史——文明的意志與中華的位置》)
 
是故,伏爾泰斷言:“沒有上帝,也要創造一個上帝。”
 
也因此,法國大革命期間,雖然高燒到了沸點的羅伯斯皮爾,在無情地摧毀舊制度的同時,也給了基督教重重的一擊。一覺醒來,他還是無奈地穿上教衣,重設祭壇,建立最高主宰節,請來主祭,主持了宗教儀式。
 
想到康德那句名言:“有兩樣東西,我思索的回數愈多,時間愈久,它們充溢我以愈見刻刻常新、刻刻常增的驚異和嚴肅之感,那便是我頭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我理解,這里的星空就是信仰吧。
 
一個人沒有宗教信仰也能活著,但也僅僅是活著,而不是生活。
 
一個民族和國家,沒有宗教信仰,也能生存和發展,但生存和生存不同,發展與發展迥異,孰優孰劣,不證自明。
 
還是那句話: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楚河漢界,誰都不能逾越,也不能打包。否則就是一地雞毛:價值徹底扭曲,道德全面墮落,恐懼和欺騙調情,無知與無恥合歡。理性、良知,正義,所有人類的寶貴價值,都只能靠邊站了。
 
歷史打了個盹,基督救世主大教堂被毀了,歷史醒過來,俄羅斯天地翻覆。
 
俄羅斯外交部
 
按照規定的時間,我們從莫斯科著名的阿爾巴特步行街西面側口出來,在路邊等車。不經意間回頭,一座兼具哥特式和巴洛克式風格的建筑就在眼前,高聳云天,雄偉壯麗,在目所及的建筑中鶴立群雞。問導游,才知道是俄羅斯外交部。
 
在20世紀美蘇兩級稱霸的歷史舞臺上,蘇聯外交部可不是跑龍套的角色。從這里傳出的每一個聲音,都能讓對世界的關心者把耳朵豎起來。
 
這座172米高、27層的大樓,是按斯大林的指示,為蘇聯外交部建造的,是當時莫斯科著名的“七姊妹”——地標性建筑之一。
 
蘇聯解體后,這座大樓為俄羅斯外交部繼承。
 
沒有高墻,沒有柵欄,樓前停滿小車。不見保安、便衣巡視,不見警察、武警把守,一如一座普通飯店或辦公樓,只是少有人進出。與前面馬路相隔離的是幾方水泥砌成的小花池。花池邊上有人懶懶地坐著,漫不經心。
 
立即冒出個念頭:能不能走近點、走進去?被攔住,回頭就是了。話是這樣講,內心還是不安,要是突然從樓內沖出安保或警察呢?據說俄國人兇得很呢。
 
忐忑間,來到大樓門口,壯了個膽子,一把推開大門。緊跟后面的文虎兄隨即給我搶了個鏡頭,也跟了上來。
 
我們推開的仿佛是一座久已廢棄的古剎大門。如果不是朋友招呼車來了——可惜沒有如果了。
 
稍有遺憾,但這個意外之得,還是讓我如含了橄欖片,咀嚼、回味了很久。
 
此前,我們去了斯莫爾尼宮。這座18世紀由女皇葉卡捷琳娜二世下令修建的貴族女子修道院,是十月“革命”期間蘇維埃軍事委員會所在地。1934年12月1日,圣.彼得堡市委書記基洛夫在這里遇刺身亡,引爆了后來的大清洗。如今,作為俄羅斯第二大城市彼得堡市政府機關所在地,游人在這里隨便進出,只是不見有什么上訪者——這是一句廢話。上訪在這里還是一個本地人聽不懂的概念。
 
夕陽西下,斯莫爾尼宮閉館。我們只好在宮外轉了轉。
 
這座結合了俄羅斯風格的巴洛克式建筑,從下到上,藍白相間,富麗,典雅。當初的修道院宿舍,作為今天政府的辦公地,就差強人意了。樓前路面,有幾處破爛不堪,同行者連連感嘆。出了大院,緊靠大門口,一輛小轎車停靠在那里,后備箱張開,里面堆滿了巧克力,不少人在購買。不見有什么人前來干涉。
 
還是此前,我們也走進克里姆林宮參觀。作為俄羅斯的心臟、最高權力機關所在地,一個經常引發全球政治地震、無數次導演了引起全世界關注的重大事件的舞臺,一個全世界最敏感的地方之一,我們看到的超出自己的想象:沒有崗哨林立、虎視鷹瞵,沒有森嚴壁壘、如臨大敵、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覺,沒有神秘和神圣,沒有憑經驗給自己預設的種種——搜身什么的。走過安檢門,頭也不用回,照直往前走就是了。
 
整個克里姆林宮院內,除了一路之隔的那棟淺黃色的五層辦公樓——那里曾經是列寧、斯大林、勃列日涅夫、戈爾巴喬夫辦公的地方,如今的主人是普京——不能靠近,其它地方隨便轉。累了,南側樹林下有長條木沙發。不用提心吊膽,不用張惶四顧,你放心坐上去就是了。若想躺一躺,隨便,沒人來干涉你。
 
如此,自由進出外交部大樓也就不值得大驚小怪了。
 
很多在國內積累的人生經驗,在這里失效,用不上。
 
對于一個尋常人能進出的政府機關,我沒有理由不降低對它的懷疑和隔膜感,也沒有理由不抬高對它的信任和親近感。
 
題外話:在去俄羅斯之前,看到網上有一個八卦,說是偌大一個俄羅斯的GDP,充其量就是廣東省的總量云云,那種“厲害了我的鍋”的情結,躍然紙上。
 
一個國家的綜合實力和人民的幸福指數,恐怕不能完全以某個干巴巴的數字來衡量吧。何況,這個數字的成色,在不同國家各是幾成?尤其是,如果連一個小小的縣衙門,都威嚴得讓人倒吸一口涼氣,談這個數字,有多大意義?
 
……
三百年前的彼得大帝,一直想擁抱歐洲,把俄羅斯融入歐洲,帶領俄羅斯走向現代,并為之做出了非凡的努力,被恩格斯稱贊為“真正的偉人”(《彼得大帝傳》尼.伊.甫連科著)
 
后來的事情都知道了:把數千枚核導彈懸在人類頭上沒有為蘇聯贏得尊敬,倒是彼得大帝身后的十二月黨人和他們的妻子,列夫•托爾斯泰、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等文學巨匠,柴可夫斯基、列賓等世界級的藝術家,門捷列耶夫、羅蒙諾索夫等杰出的科學家,以及索爾仁尼琴、薩哈羅夫等為蘇聯走出黑暗做出巨大貢獻的思想先驅,他們有如璀璨的群星,至今仍然閃耀在人類文明的蒼穹,并為俄羅斯民族贏得了全世界恒久的尊敬。
 
這樣一個民族,在走到20世紀末尾時,戈氏、葉氏不站出來,也會有其他人站出來;這樣一個民族,盡管也走過一段彎路,但不可能走得太遠。一旦他們醒來,就立即改弦更張,毫不猶豫,毫不留戀。
 
如今的俄羅斯,內政外交,問題還不少,好在,這是一個已經接近正常的國家,他們上路了。
 
 
原標題:最新的俄羅斯走上正軌,顛覆你的想象!
 
大陸消息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明清時期在華耶穌會士的西學 \艾爾曼
內容提要: 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中,歐洲人宣告了科學在西方的成功,并且假定了科學…
 
“宗教活動場所”法人化與民法典的路向選擇 \吳昭軍
解讀《民法總則》第92條第2款 一、問題的提出 加快推進宗教工作法治化進程,完善…
 
托馬斯•阿奎那與古典自然法的巔峰 \柯嵐
摘要 托馬斯·阿奎那借用亞里士多德哲學實現了對希臘自然法理論的神學改造。阿奎…
 
我國傳統文化對實行法治的障礙 \葉春陽
【摘要】:法治思想是一座宏偉的大廈,在法治秩序中,法律產生于所有個體的合意,完全代…
 
長沙麓山寺依法依規完成圣輝大和尚離任方丈財務審計和新老方丈交接程序 \湖南佛教網
2019年11月份,長沙麓山寺已依法依規完成圣輝大和尚離任麓山寺住持財務審計與新老方…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泰國華人教會簡史
       下一篇文章:沒有文章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