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觀點與爭鳴
 
不應將宗教視為中國社會的“另類”
發布時間: 2019/11/14日    【字體:
作者:卓新平
關鍵詞:  宗教 中國社會  
 
 
客觀、公正地認識宗教
 
《陽光》:一直以來,宗教對于我們而言,總是帶有很神秘的色彩,您曾多次主張宗教“脫敏”,但什么是宗教“脫敏”,為什么要為宗教“脫敏”,您能否給我們解釋一下?
 
卓新平:所謂宗教“脫敏”就是說我們不要再用一種不正常的眼光來看待宗教。中國社會在近百年以來習慣把宗教看作是一個敏感問題,這是因為人們以前主要是從政治角度來探討宗教和社會的關系。這個角度非常重要,但并不是宗教跟社會關系的全部。過去人們較多地從負面意義上談論宗教的社會作用及其與政治的復雜交織,主張中國文化與宗教的脫節,從而使宗教成為中國社會的“另類”,造成了宗教認識及其問題的政治敏感、社會敏感和文化敏感。在當代中國社會發展出現重大轉型的時期,我們應該更多地從傳統文化、國民心態、社會凝聚力和價值觀這些層面來研究宗教,而不能僅把它作為一個敏感的政治話題。
 
況且,今天中國宗教與政治的關系也已發生了重大變化。所以說,以一種科學、客觀、實事求是、文化自知的態度來分析、評價宗教與我們社會、文化的古今關聯,把宗教視為當今中國社會的正常現象和一部分群眾的精神需求及精神生活,看到中國當代社會政治對宗教的積極引導和宗教與之的積極適應,這是我們中國今天社會和諧發展的一個重要條件。
 
在中國學界,一談到宗教問題,就仍有聲音認為這是敏感話題,不能討論,更不能從積極、正面的角度來評價宗教,好似只有對宗教的“批判”或“批評”才是“正確的”、可被允許的;一些宗教研討會議會面臨各種障礙或難以舉行,宗教學術交流也不時會被誤解,甚至遭到不必要的懷疑。在國內公開媒體上,關于宗教的話題很少,公眾論及宗教時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對宗教的傳統偏見。不可否認,宗教中仍存有消極、負面的因素,但社會其它領域同樣也有負面、消極的現象存在,故此對宗教應該持積極引導的態度,而沒有必要在整個社會范圍內過于突出、夸大宗教問題。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對宗教的社會認識和文化認同已取得很大進展,在政治領域對宗教也有“團結合作”的一定認可,但與此同時還應該消除對宗教的意識形態歧視。以平常心看待宗教,視宗教為我們社會的正常現象,而不再談“宗”色變,這就是宗教“脫敏”。
 
《陽光》:請問,對待宗教問題,如何才能“脫敏”?
 
卓新平:這就需要我們的政府來引導社會,對宗教有客觀、公正、正確的認識,使宗教的生存有一個正常的輿論氛圍和社會處境。
 
宗教有其歷史傳承,但其本質乃由其社會存在所決定的,當代中國宗教及宗教人士基本上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尤其是中國實現改革開放以來發展、成長的,因此理應將之視為我們自己社會的存在部分和有機建構,作為自己的肌體和構成來對待和保護。對宗教的發展和成就當做我們自己社會的發展和成就,對宗教出現的問題也要做為我們自己社會的問題來處理。所以說,對宗教應持“拉進來”的態度,采取“待己”的方式,使宗教融入我們社會、文化、政治的整體之中,讓其得到有序、正常的社會管理和發展。這樣,就可讓宗教順利、積極地發揮其在社會建設和文化建設中的社會慈善、公益、服務等作用,對文化的傳承和弘揚作用,以及人心凈化、精神安撫、境界提升等作用。對宗教的學術研究也應加以呵護和鼓勵,采取“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態度,寬容不同學術見解、提倡思想解放和學術創新,堅決杜絕對正常的學術研究“扣帽子”、“打棍子”的“文革遺風”。至于目前在一些地方出現的所謂宗教“亂象”,從管理的角度來看,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因為對相關宗教采取了“推出去”的態度,或是形成了無人過問、無人管理的局面,故而“亂象”頻生,或是以一種“敵情”、“敵意”來將之作為“另類”來處理,結果“險象”不斷。使宗教“脫敏”,就在于我們對宗教的正確認識、積極引導和科學管理。
 
《陽光》:在中國的意識形態中,堅持馬克思主義是一個基本前提。對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的理解,現今還存在不少的分歧。就您看來,什么才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宗教觀?
 
卓新平:馬克思在19世紀談到宗教在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功能和作用的時候,對宗教有一種批判性的審視。但是馬克思對宗教的批判,其落腳點是對資本主義社會的批判。我們要用發展著的馬克思主義指導新的實踐。中國共產黨在1949年之前是革命黨,對馬克思主義經典理論的理解是要推翻一個舊世界、創造人民當家作主的新政權。但是現在,中國社會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舊的社會早已推翻,現在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政府要建設一個新的社會。宗教和社會的關系也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我們社會里,宗教可以起到積極、和諧的作用,而不是以前所說的消極、對立的作用。
 
馬克思說,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這是認識問題的前提。社會存在變了,社會意識也應隨之改變。我認為,理解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的關鍵和根本,就在于以唯物史觀來作為認識、研究宗教問題的前提和指南,堅持并強調馬克思關于存在決定意識、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的基本觀點。如果用今天我們中國的社會存在和經濟基礎來分析、評價以此為基礎的中國宗教,則應有其理論邏輯的一貫性;由此可見,對今天中國宗教的積極評價,也就是對我們今天中國社會及其主流政治的積極評價。
 
因此,我認為,應該警惕那些似是而非的、負面評價甚至基本否定今天中國宗教的觀點,因為這其實是要負面評價或否定我們中國今天的社會發展和政治成就。用馬克思在19世紀分析、批判資本主義社會而得出的有關宗教的評價來界定今天中國社會主義社會的宗教,至少沒能“與時俱進”吧。所以,我們堅持馬克思主義就必須堅持其思想原則和基本方法,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和今天中國共產黨所倡導的科學發展觀。
 
中國的政教關系
 
《陽光》:就政權與宗教的關系而言,一般有政教合一和政教分離兩種說法,那么中國當前的政教關系屬于哪種呢?我們該如何理解這樣一種政教關系?
 
卓新平:在歷史上,一般認為政教關系主要為政教合一與政教分離這兩種,在歐洲古代政教合一關系向政教分離過渡時期曾出現過政教協約的模式,其相關舉措也仍在延續,得到部分保留。基于這種政教關系的基本框架,我們國家今天所標明的政教關系乃政教分離。
 
其實,這種基于西方社會政治理論的政教關系模式在實際應用中僅有相對的意義,西方社會自身發展就曾呈現出遠比這兩種模式復雜的局面。所以,對所謂政教合一、政教分離的表述應該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在我們國家的歷史與現實中政教關系也自有特色,并不為這兩種模式所涵括。
 
例如,在西方中世紀政教合一的時期,封建君主與天主教教宗在爭奪宗教及政治權力及權威時,都以政治實力為支撐和后盾,經常無視宗教權威。在歐洲近代民族國家的發展及獨立運動中,意大利一方面保持以天主教為其國教的政教合一,另一方面卻剝奪了歷史上“教宗國”的土地,使羅馬教宗從“教宗國君王”淪為“梵蒂岡囚徒”。而在現代西方政教分離的關系中,德國政府仍為宗教社團代收“宗教稅”;在政教分離最為典型的美國,其“政教分離”只是“國家與教會的分離”(separation ofchurch and state ),而其社會卻保留了明顯的“文教融合”(confluenceof culture and religion),因此其社會政治仍有著強大的宗教影響,其宗教神職人員特別是基督教會的教牧人員不再擔任圣職后也常會到政府內任職,甚至負責宗教事務。所以說,政教的合一或分離也只是相對而言。
 
中國歷史上究竟是政教合一還是政教分離,學界對此一直爭論不休。特別是儒教是否曾為中國封建社會的“國教”,對于理解中國的政教關系和中國人的宗教性問題至關重要。不過,無論是政教合一,還是政教分離,中國最為典型的政教關系特色是“政主教從”傳統,政治君王一直掌握著政教權威,但自中國封建社會以來的政治領袖卻不是宗教教主,其本人或是信仰一種宗教,或是信仰多種宗教,或是不斷改變其宗教信仰,或是干脆沒有任何宗教信仰。因此,在中國的政治結構中,政治權威是至高無上的、絕對的,宗教的生存和發展則必須依附這種政治生態和處境。這樣,中國的政教關系自古至今基本上是“政主教從”或“政主教輔”,以政統教,以教輔政,由此以達政教協調、政教協同之效果。政府對宗教的管理也是極為務實、非常具體的,自古就有管理宗教的專門機構,而且分工頗細。同理,中國的宗教也有著“愛國”、“愛教”的傳統,而且是“愛國”為先、為首。這種特色是我們了解中國政教關系的關鍵所在。
 
《陽光》:在中國目前的政教關系下,宗教能夠發揮什么樣的作用呢?比如在社會建設方面。
 
卓新平:宗教與中國社會政治的積極調適是中國宗教順利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宗教界不能坐等政教關系的改善,而應有積極主動的作為,服從國家政治,服務社會大眾。早在四世紀,中國佛教界有識之士就體悟到與社會政治相適應的獨特意義,有著“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的見解。在當代中國社會,宗教作為社會的一個子系統,作為社會基層的一個正常因素,在社會構建中理應發揮其重要的社會功能和作用,比如社區服務、群體整合、心理調適、社會慈善等等。但是由于過去人們對宗教的認知偏差,所以這個作用就沒有得到很好的發揮,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視了。現在社會改革進入攻堅階段,社會轉型亦到了關鍵時期,其社會矛盾也更為復雜、尖銳。未來十年,中國將迎來非常重要、也極為敏感的發展機遇期;如果能妥善處理好各種矛盾,有效調動社會各種積極因素,其中也包括重視宗教在社會建設中的積極作用和撫慰民眾的社會穩定作用,那么中國就會進入長治久安的新發展、創造社會繁榮的新局面。
 
《陽光》:就此次政府工作報告中有關宗教政策的表述來看,您是如何理解的?
 
卓新平:從2012年政府工作報告中的表述來看,宗教參與中國社會建設的空間正在擴大。報告關于宗教的表述雖然只有短短62個字,但“合法權益”和“文化繁榮”的出現讓人頗為感慨,現在對宗教的積極作用提得越來越多、展示宗教的形象也越來越正面了。此次報告體現了中國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維護宗教界合法權益的重要精神,同時對宗教在文化建設中的定位問題也予以了正面肯定,鼓勵宗教界在文化發展文化繁榮中的積極參與和獨特貢獻。這對宗教界是非常好的關愛,是對宗教的社會存在和發展的正面理解。
 
在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中,宗教文化占有很大比重。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們的文化建設、文化戰略、文化“軟實力”離不開對宗教文化的理解。但是因為過去中國社會對其認知上的敏感,宗教文化的宣傳和建設好像還沒有太多的作為,力度也還不夠,這是對中國寶貴的文化資源的極大浪費。中國對外開放以來,我們聽到了在國際舞臺上存在著的利用宗教問題來否定、批評中國文化發展的聲音,一些敵對勢力甚至利用宗教問題實施“西化”、“分化”中國的政治圖謀。面對這些聲音,我們不能消極地防范、反駁,而是應該利用豐富、優秀的宗教文化資源,讓中國宗教文化走出去,用正面的形象向世人展示中國文化和諧繁榮的景觀,讓謠言不攻自破。最近中國基督教的“《圣經》事工”展在美國就獲得了積極的反響,中國佛教的少林文化已在國際上產生了很大影響,中國道教的太極文化及武當文化對世界也頗具吸引力,世界佛教論壇、國際道教論壇的召開也使世人對中國宗教文化重新仰慕和向往,因此,中國宗教文化在我們的文化發展和文化繁榮上可以大有作為。 
 
宗教和信仰的關系
 
《陽光》:一般我們說到宗教,總會想到“宗教信仰”,那么宗教和信仰是否是一回事?二者又該怎么區分?
 
卓新平:研究思想文化問題,尤其是研究宗教問題,不能繞過對信仰的關注及評說。這一研究的關鍵在于對“信仰”的理解。信仰是人類精神文化的重要現象,信仰反映出人類在認知和實踐上的超前把握及決定,體現出人追求超越性和神圣性的境界。
 
其中“信”為認知上的超前性和超理性,“仰”則是行動上的超越性和敬畏性,指一種往上的、超然的、折服的心態及相應的行動選擇。信仰雖然可能有神秘性的因素,但更多的是體現其敬佩、推崇和神圣的境界。
 
信仰被視為人類精神生活中一種“人們把握世界的方式”,其涵蓋面較寬,具有內涵小、外延大的邏輯特色。信仰以向往、追求、甚至自我犧牲、奉獻的態度及方式表達出人們對某一事物、事業、理想的堅守,對某一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或宇宙觀的執著和信任。信仰是源于現實卻不同于現實的更高、更為超驗的心理訴求和精神生活,信仰編織著人的美好圖景、構設出為之奮斗的理想目標。信仰交織著真實與夢幻,表明了人們的終極關切和持久尋求。信仰是對尚不能肯定之事物的肯定,對不可知的“強知”。在人類文化活動中,信仰是精神生活的最高追求,是靈性生命的最高境界。
 
信仰作為涵蓋較廣的概念,可以包括宗教又多于宗教,涉及人類精神文化的多層面內容,信仰可以分為世俗信仰和宗教信仰這兩大層面,其中世俗信仰從“此岸”、“今世”的角度關注人類相關領域的未來發展,對之表達一種追求、堅信和確認,因而其“神秘化”的因素不太明顯,但不一定全無;與之相對立,其“神圣化”的表述則并不亞于宗教信仰。宗教信仰則設定一種終極神圣或終極實在的存在,認為一切、包括未來均在這一超然神圣存在的把握、掌控之中,而人們對其認知、信仰則多為神秘化的形式,但同樣也并不排斥理性認知的可能性和必要性。這樣,信仰的存在就有了各自不同的空間或領域,而不同信仰之間的對話或跨信仰溝通自然也大有可能、大有作為。
 
從世俗信仰或現實信仰來看,信仰在方法論上可以分為理性信仰、科學信仰、哲學信仰、法律信仰、從眾信仰等方面,而從其涉及的領域及范圍則可分為政治信仰、社會信仰、文化信仰、民族信仰、大眾信仰、民俗信仰等層面。綜合而言,人們談論得相對集中的各不同層面信仰大致為政治信仰、民族信仰、文化信仰、宗教信仰、哲學信仰和科學信仰,它們彼此有關聯卻不能完全等同。所以,這些不同層面的信仰在許多情況下可以并行不悖,一個人在擁有其政治信仰的同時,也可以有其文化信仰、民族信仰,甚至宗教信仰,并可努力使其在社會政治層面上相協調、達一致。
 
宗教信仰是人類精神文化生活的核心層面,給人類提出了“成圣”、“敬神”的要求和追求。宗教信仰即對人所理解或向往的終極實在及終極價值敬之、信之、仰之。其參與敬拜的形式即有建構性的團體組織,也有彌散性的個人自我。宗教信仰乃通過“神道設教”和“人文教化”這兩個方面而整合出相關的軸心系統,形成其經典傳承,發展了人的靈性生活及信仰實踐。而且,在一個社會、一個民族及一個國家中,多種宗教并立共在、各自發展也是鐵的事實。宗教信仰的一大特點就是提供給人類一種超越的維度,使其思考不再受其生命及所在社會之限。宗教信仰關注宇宙的始終、人類的死活以及現實生活中的痛苦、磨難、困境和迷惘,而其回答卻往往是彼岸的、來世的、超越的、超脫的,其真與實多會深藏在其虛無縹緲、似非而是的表述、暗示或引導之中。在眾多信仰表述中,宗教信仰可能是最為典型、最為深刻反映出信仰內涵的表述。應該說,信仰是人類文明中最為普遍的現象,歷史上各個民族都有其不同層面的信仰,尤其是宗教信仰,任何社會或國家都不可能長久地徹底消除宗教信仰,這種信仰可以被新的信仰崇拜所取代,會在與其它層面的相遇和交流中出現嬗變,但人類本身的信仰并不能被完全消滅。因此,守住信仰,也就是守住我們人類的精神家園。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明清時期在華耶穌會士的西學 \艾爾曼
內容提要: 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中,歐洲人宣告了科學在西方的成功,并且假定了科學…
 
“宗教活動場所”法人化與民法典的路向選擇 \吳昭軍
解讀《民法總則》第92條第2款 一、問題的提出 加快推進宗教工作法治化進程,完善…
 
托馬斯•阿奎那與古典自然法的巔峰 \柯嵐
摘要 托馬斯·阿奎那借用亞里士多德哲學實現了對希臘自然法理論的神學改造。阿奎…
 
我國傳統文化對實行法治的障礙 \葉春陽
【摘要】:法治思想是一座宏偉的大廈,在法治秩序中,法律產生于所有個體的合意,完全代…
 
長沙麓山寺依法依規完成圣輝大和尚離任方丈財務審計和新老方丈交接程序 \湖南佛教網
2019年11月份,長沙麓山寺已依法依規完成圣輝大和尚離任麓山寺住持財務審計與新老方…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對于科學與宗教,中國人了解太少
       下一篇文章:人是什么:中、西、印 思想的不同向路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