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財產
 
明清時期清真寺建筑的彩繪
發布時間: 2019/11/14日    【字體:
作者:趙巍
關鍵詞:  明清時期 清真寺 彩繪  
 
 
彩繪是中國傳統建筑裝飾中最突出的特點之一。“雕梁畫棟”這句通常用來形容古建筑華麗裝飾的成語,反映了中國古代建筑彩繪的發達。中國古建筑的彩繪以防腐、防曬、防潮的油彩為原料,最初的作用只是保護建筑的木質構件,其后逐漸延伸出對于建筑物的裝飾功能。最遲在宋代之后,這種將實用性和藝術性融為一體的技藝,已經成為中國宮殿建筑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2008年,建筑彩繪被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明清時期的清真寺建筑大多采用木質結構,因此也大都有彩繪。現存明清時期建造的清真寺很多都以精美的彩繪藝術見長。這些清真寺的彩繪由于地域的不同而有所差異。“華北地區多用青綠彩畫,西南地區多為五彩遍裝,西北地區喜用藍綠點金。”不過“無論何種顏色的彩畫,都源于中國傳統當無疑問。”(馮今源:《中國清真寺建筑風格賞析》)明清時期清真寺建筑彩繪采用中國傳統的彩繪工藝,使用彩色油漆繪制于木結構建筑的梁、枋、柱頭、窗欞、門扇、斗拱、天花等處,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清真寺彩繪藝術。
 
伊斯蘭裝飾以幾何紋、植物紋和書法紋為主。明清時期清真寺建筑彩繪受到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純粹幾何形態的紋樣特點已經比較模糊。同時,使用的紋飾更加多樣化,其中最重要的表現就是采用中國民俗中的“吉祥圖案”。吉祥圖案是指以象征、諧音等手法,組成具有一定吉祥寓意的裝飾紋樣。吉祥圖案起始于商周,發展于唐宋,而在明清時幾乎到了“圖必有意、意必吉祥”的程度。明清時期的清真寺彩繪就廣泛吸收了這種中國傳統的藝術元素。
 
比如,始建于明初的山東濟寧東大寺,其大殿的梁、枋、斗拱上大量繪制以“纏枝蓮”為主的紋飾。“纏枝蓮”紋飾寓意吉慶,因其結構連綿不斷,所以又有“生生不息”的含義,這種中國傳統吉祥紋飾被廣泛使用于清真寺建筑中。再比如,始建于明初的陜西西安化覺巷清真寺的彩繪在以伊斯蘭傳統裝飾紋樣為基調的情況下,也融合了中國傳統的松、竹、蘭、梅、荷花、牡丹等吉祥圖案。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這些圖案有特殊的象征意義,代表堅貞高潔、雍容富貴等。創建于清同治九年(1870)的上海福佑路清真寺,其殿宇的彩繪具有濃厚的中國民間色彩,梁、柱的彩繪除了常見的卷須草紋飾,還有各種象征吉祥的云紋、果枝紋以及葫蘆等圖案。
 
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明清時期的清真寺彩繪也常常使用山水繪畫的題材,主要繪于梁枋的枋心內以及木門上,其構圖、形式都充分借鑒了中國唐宋以來的文人畫傳統。始建于明代的甘肅蘭州橋門清真寺大殿的梁、枋、檁上,就采用中國傳統的山水畫彩繪加以裝飾。
 
明清時期清真寺的彩繪藝術,既展現了中國傳統彩繪藝術的精美,同時也蘊含了伊斯蘭建筑裝飾藝術的審美特點。伊斯蘭裝飾藝術以“風格統一、構圖繁密”為特色。明清時期清真寺的建筑彩繪保留了這種裝飾風格,在構圖上留白少,通過大量整齊劃一的彩繪單位來達到“繁密”的視覺效果。
 
比如,西安化覺巷清真寺禮拜大殿的頂部,就是用600余幅“井口天花”(用四個支條形成獨立的“井字形”框,在其內加以繪制)的彩繪加以裝飾。每幅彩繪都是綠底紅邊、瀝粉貼金,圖案則各不相同,由花草紋飾與阿拉伯文字組成。在整體上將彩繪圖案均勻鋪滿整個頂部空間,形成了具有伊斯蘭裝飾藝術風格的“滿花效果”,充分展現了中國清真寺古建筑彩繪的魅力,堪稱清真寺彩繪中的精品之作。再比如,始建于明代、重修于清代的河南開封朱仙鎮清真寺,梁、枋上大面積的彩繪都是原汁原味的清代作品,雖然經過幾百年的風化,但其展示的花卉、幾何圖案仍清晰可見,線條粗獷、樸素簡潔,也是運用中國傳統的藝術手法而達到伊斯蘭裝飾藝術效果。
 
始建于北宋、重修于明清時期的北京牛街禮拜寺,其大殿現今保留有清晰完整的清代彩繪,采用了當時的官式建筑彩繪形式——“和璽彩繪”和“旋子彩繪”。檁、梁、枋、斗拱上的各個部位用瀝粉貼金的線條分開,金線一側襯白粉和加暈,整體效果富麗堂皇;藻井的頂板分為六格,每格間都繪有紅地瀝粉貼金大麗花纏枝圖案;使用錦紋、靈芝、西蕃蓮卷草等中國傳統紋飾,通過將各種紋飾的抽象變形、相互疊加、連接遞進,形成“細密連貫”的伊斯蘭裝飾風格。和璽彩繪是清代最高等級的建筑彩繪,這也說明了當時牛街清真寺的地位很高。
 
如果說建筑是凝固的音樂,那么建筑彩繪堪稱跳躍在檐下、斗拱上的音符。彩繪在建筑裝飾中有著獨特的功能,可以為建筑提供直觀、生動、豐富的藝術感染力。明清時期的清真寺建筑彩繪將伊斯蘭裝飾藝術元素與中國傳統裝飾藝術融會在一起,形成一種中國化的裝飾藝術,成為中國傳統清真寺建筑的重要組成部分。
 
微言宗教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明清時期在華耶穌會士的西學 \艾爾曼
內容提要: 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中,歐洲人宣告了科學在西方的成功,并且假定了科學…
 
“宗教活動場所”法人化與民法典的路向選擇 \吳昭軍
解讀《民法總則》第92條第2款 一、問題的提出 加快推進宗教工作法治化進程,完善…
 
托馬斯•阿奎那與古典自然法的巔峰 \柯嵐
摘要 托馬斯·阿奎那借用亞里士多德哲學實現了對希臘自然法理論的神學改造。阿奎…
 
我國傳統文化對實行法治的障礙 \葉春陽
【摘要】:法治思想是一座宏偉的大廈,在法治秩序中,法律產生于所有個體的合意,完全代…
 
長沙麓山寺依法依規完成圣輝大和尚離任方丈財務審計和新老方丈交接程序 \湖南佛教網
2019年11月份,長沙麓山寺已依法依規完成圣輝大和尚離任麓山寺住持財務審計與新老方…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古寺院經濟的共享特征與現實鏡鑒: 基于共同信仰的視角
       下一篇文章:新疆佛教寺院再造與宗教慈善——以烏魯木齊市清泉寺為例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