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與法律
 
“五月花號”公約
發布時間: 2019/11/14日    【字體:
作者:里奇•洛瑞
關鍵詞:  五月花號 公約 自治團體  
 
 
背景介紹:1620年11月11日,經過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為“五月花”的英國三桅蓋倫大帆船向美洲陸地靠近。船上有一百零二名乘客。他們的目的地本是哈德遜河口地區,但由于海上風浪險惡,他們錯過了目標,于是就在現在的科德角外普羅溫斯頓港拋錨。為了建立一個大家都能受到約束的自治基礎,他們在上岸之前簽訂了一份公約,這份公約被稱為《“五月花號”公約》,簽署人立誓創立一個自治團體,這個團體是基于被管理者的同意而成立的,而且將依法而治。這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份重要的政治文獻。(注:文末附有五月花號公約內容,譯文和英文均摘自維基百科)
 
“五月花號”橫渡大西洋耗時兩月,旅途之艱辛難以想象。在洶涌波濤之上,桅桿斷裂,有兩人喪生,且隨著供應趨緊,船客們身體日漸惡化。它抵達新世界的時間晚于預期,此時寒冬將至。
 
顯然,正是這番航行,給我們帶來了一份奠基性文件,《五月花號公約》。我們很容易忘記,這份公約——美國人自治的首部作品——成書于(清教徒)生死未卜之際,之后的生存挑戰絲毫不亞于電視節目《赤裸與恐懼》(譯注:美國探索頻道的真人秀節目),而風險卻是實實在在的。
 
在講述“五月花號”以及拓殖普利茅斯的歷史時,納撒尼爾·菲爾布里克談到了清教徒計劃的古怪。他們認為英國國教腐敗不堪,渴望建立自己的共同體,后來索性在大洋彼岸付諸行動。
 
菲爾布里克指出,除詹姆斯敦(Jamestown,譯注:英國在美洲最早的永久殖民地,始于1607年)外,在北美大陸創建英國永久殖民地的冒險都歸于失敗,而詹姆斯敦的情況也不樂觀,第一年,108個殖民者中70人喪生,次年,尤其在嚴峻的六個月里,500個殖民者中440人殞命。
 
盡管面臨種種不利,“五月花號”還是跨越大西洋而來,結果一開始就遭遇困境,政治哲學家或許可以稱之為“統治危機”(a crisis of the regime)。1620年11月9日,“五月花號”抵達科德角,此地位于弗吉尼亞預定目的地的北邊,此時冒險折返又過于危險。于是,船客們不得不在馬薩諸塞州登陸,即使沒有法令規定他們這么做。在這片幾乎不為人知的土地上,確立何種統治機構?爭論隨之而來。
 
據后來的普利茅斯總督威廉·布拉德福德記載,有些乘客散布不滿、有意反抗,并威脅分道揚鑣,因為“任何人都無權命令他們。”(乘客分成了兩派,一方是肩負宗教使命、組織嚴密的清教徒,一方被稱為Strangers,后者上船的動機是在新大陸發財致富。)
 
這樣的前景是毀滅性的。分裂,可能所有人都會死。最終,船上的男性殖民者制定并簽署了一份協議。他們共同莊嚴立誓簽約,自愿結為一“公民團體”(civil body politic)。“為使上述目的得以順利進行、維持并發展,亦為將來能隨時制定和實施有益于本殖民地總體利益的一應公正和平等法律、法規、條令、憲章與公職,吾等全體保證遵守與服從。”
 
它并非是革命性聲明。它承認“吾王詹姆斯陛下”。朝圣客們顯然無意啟動自由民主進程。歷史學家沃爾特·邁克道格爾稱馬薩諸塞州的政體是“虔誠信徒的寡頭政體”。而且《公約》也沒有提出任何明確的權利。
 
不過,它的含義很明顯。正如政治哲學家威爾默·肯德爾所言:“《五月花號公約》本身就是在行使自由,它至少隱含著一種權利,即自由地制定這類公約的權利。
 
約翰·亞當斯對此大為贊嘆,“共同體的全部成員一致同意聯合,借此,他們成為了一個民族”,而且在這個最為偏僻的地方,(《公約》)使得周遭的環境變得可以想象。
 
在接下來的寒冬,半數殖民者喪生,據布拉德福德所言,“有時候一天死兩到三人”。但是他們硬撐了下來,隨著后續殖民者的涌入,他們的隊伍逐漸壯大。威廉·布拉德福德作為普利茅斯殖民地的總督,當選了三十屆(每年一選)。
 
從《“五月花號”公約》到我們當代的民主,這條直通線依舊保持著令世人驚喜的活力和能力。
 
為此,以及為了紀念祖先們的智慧和耐力,我們應該感恩。
 
《“五月花號”公約》中文版
 
以上帝的名義,阿門。我們這些簽署人是蒙上帝保佑的大不列顛、法蘭西和愛爾蘭的國王暨信仰和捍衛者詹姆斯國王陛下的忠順臣民。
 
為了上帝的榮耀,為了增強基督教信仰,為了提高我們國王和國家的榮譽,我們漂洋過海,在弗吉尼亞北部開發第一個殖民地。我們在上帝面前共同立誓簽約,自愿結為一民眾自治團體。為了使上述目的能得到更好地實施、維護和發展,將來不時依此而制定頒布的被認為是這個殖民地全體人民都最適合、最方便的法律、法規、條令、憲章和公職,我們都保證遵守和服從。
 
據此于耶穌紀元1620年11月11日,于英格蘭、法蘭西、愛爾蘭第十八世國王暨英格蘭第五十四世國王詹姆斯陛下在位之年,我們在科德角簽名于右。
 
英文版
 
IN THE NAME OF GOD, AMEN. We, whose names are underwritten, the Loyal Subjects of our dread Sovereign Lord King James, by the Grace of God, of Great Britain, France, and Ireland, King, Defender of the Faith, & c.
 
Having undertaken for the Glory of God, and Advancement of the Christian Faith, and the Honour of our King and Country, a Voyage to plant the first Colony in the northern Parts of Virginia; Do by these Presents, solemnly and mutually, in the Presence of God and one another, covenant and combine ourselves together into a civil Body Politick, for our better Ordering and Preservation, and Furtherance of the Ends aforesaid: And by Virtue hereof do enact, constitute, and frame, such just and equal Laws, Ordinances, Acts, Constitutions, and Officers, from time to time, as shall be thought most meet and convenient for the general Good of the Colony; unto which we promise all due Submission and Obedience.
 
IN WITNESS whereof we have here unto subscribed our names at Cape-Cod the eleventh of November, in the Reign of our Sovereign Lord King James, of England, France, and Ireland, the eighteenth, and of Scotland the fifty-fourth, Anno Domini; 1620.
 
 
本文譯自《國家評論》
•英文標題 Self-Government in the Wilderness
 
•萬吉慶 譯
 
保守主義評論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明清時期在華耶穌會士的西學 \艾爾曼
內容提要: 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中,歐洲人宣告了科學在西方的成功,并且假定了科學…
 
“宗教活動場所”法人化與民法典的路向選擇 \吳昭軍
解讀《民法總則》第92條第2款 一、問題的提出 加快推進宗教工作法治化進程,完善…
 
托馬斯•阿奎那與古典自然法的巔峰 \柯嵐
摘要 托馬斯·阿奎那借用亞里士多德哲學實現了對希臘自然法理論的神學改造。阿奎…
 
我國傳統文化對實行法治的障礙 \葉春陽
【摘要】:法治思想是一座宏偉的大廈,在法治秩序中,法律產生于所有個體的合意,完全代…
 
長沙麓山寺依法依規完成圣輝大和尚離任方丈財務審計和新老方丈交接程序 \湖南佛教網
2019年11月份,長沙麓山寺已依法依規完成圣輝大和尚離任麓山寺住持財務審計與新老方…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國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語
       下一篇文章:長沙麓山寺依法依規完成圣輝大和尚離任方丈財務審計和新老方丈交接程序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