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案例選編
 
鄭全貴與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排除妨害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時間: 2019/11/7日    【字體:
作者:四川省遂寧市中級人民法院
關鍵詞:  老君宮管理委員會 排除妨害糾紛  
 
鄭全貴與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排除妨害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日期: 2017-06-12
法院: 四川省遂寧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號:(2017)川09民終484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鄭全貴,女,1994年6月28日出生,漢族。
委托訴訟代理人(特別授權):陳禺旭,四川資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地址四川省遂寧市安居區大安鄉。
負責人:馮理庸,該單位主任。
委托訴訟代理人(特別授權):李清明,該單位副主任。
委托訴訟代理人(一般授權):張澤良,男,系遂寧市大安鄉政府工作人員。
 
上訴人鄭全貴因與被上訴人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排除妨害糾紛一案,不服四川省遂寧市安居區人民法院(2016)川0904民初57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
 
本院于2017年4月17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開庭進行了審理。
 
上訴人鄭全貴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陳禺旭、被上訴人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李清明、張澤良到庭參加訴訟。
 
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鄭全貴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駁回一審原告的起訴;2.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承擔。
 
事實和理由:一、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
 
1.一審法院在受理該案起訴時,是以遂寧市安居區大安鄉老君宮籌備委員會作為原告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并以排除妨害糾紛案件受理,然而一審法院在開庭審理時就應該發現該案的被上訴人主體資格不合法,不具備訴訟主體資格,一審法院應判決駁回一審原告的起訴,而有意拖延該案不判,致使2016年11月批準成立了大安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負責老君宮的管理,這明顯是一審法院拖延時間以達到上訴人主體資格合法,所以一審法院是有意偏袒被上訴人;2.一審庭審通過雙方質證,均能證明鄭佰福在生前對老君宮的建設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因此完全能證實鄭佰福出資修建了老君宮,故一審法院認定老君宮屬廣大信眾共有的推斷毫無依據;3.在本案中將老君宮的土地已修改為國有土地,上訴人申請的宅基地已被撤銷,為什么在第一次開庭時沒有提出該地已征為國有,而征為國有土地,國土局又受理了上訴人宅基地的申請;4.作為道教場所,應經省、市道教協會審批和換證,然而省道教協會要求2006年換證,鄭佰福并沒有申請換證,這充分表明鄭佰福不愿意將自己的私有財產用來從事道教事業。
 
也就是老君宮現在還不是法律意義上的道教場所,無合法的道教場所許可證明,所以老君宮就不能成立管理委員會,即被上訴人的主體資格就不存在;5.一審法院判決結果是老君宮的財產,一審判決中也明確說明了老君宮也有鄭佰福的財產,由鄭佰福出資修建,該財產應屬于鄭佰福私人生前合法的財產,理應受法律保護,由上訴人合法繼承。
 
二、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
 
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辯稱,1.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2.老君宮是合法的道教場所,該房產不屬于鄭佰福個人私產,應屬廣大信眾共有,不允許任何個人侵占;3.上訴人申請的宅基地集體土地使用權被撤銷,完全符合政策和法律;4.老君宮是經原遂寧市市中區人民政府下發遂區發(1995)56號文件確認的道教場所,2006年鄭佰福因個人原因沒有申請換證,不影響老君宮作為道教活動場所的合法性。
 
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被告鄭全貴將老君宮的房產即紀念堂、廚房、住宿樓及老君宮的檔案、物品、現金等資產交還原告老君宮管委會管理使用;2、本案訴訟費由被告鄭全貴承擔。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老君宮位于遂寧市安居區大安鄉核桃村1社,系為紀念李真果道長而建,鄭佰福系李真果的弟子。
 
李真果道長曾在大安鄉核桃村附近一帶傳道,其本人在道教界享有較高聲望,信眾較多,1984年,李真果道長去世后被安葬于核桃村1社,為紀念李真果道長,信眾為其建祠紀念,取名老君宮。
 
其后,老君宮一直由鄭佰福管理直至其去世。
 
1995年5月,原遂寧市市中區人民政府根據當地政府要求和信眾意愿,為滿足信教群眾正常宗教活動需要,下發了遂區府發(1995)56號文件,確認大安老君宮為道教活動場所,同年8月,四川省道教協會下發川道發(1995)11號文件,對老君宮修建圖進行了批復,1996年3月,老君宮取得宗教活動場所法人登記證,登記的法定代表人為鄭佰福,1998年5月,原遂寧市市中區人民政府下發遂區府地(1998)84號文件,征用了大安鄉核桃村1社耕地2000平方米、非耕地3794平方米,作為老君宮擴建三清殿用地。
 
2016年7月,遂寧市安居區人民政府下發遂安府函(2016)95號文件,同意安居區國土分局注銷被告鄭全貴申請的土地使用權登記,同年9月,遂寧市安居區國土分局下發遂安國土資函(2016)53號文件,對被告鄭全貴申請的大安鄉核桃村1社241.41平方米集體土地使用權登記,因遂區府地(1998)84號文件批準征用為國有土地,該地塊不屬于集體土地,對其申請的集體土地使用權登記予以了注銷。
 
2015年10月,遂寧市安居區人民政府民族宗教事務管理局下發遂安民宗(2015)12號文件,同意成立大安鄉老君宮籌備委員會,并確認其在大安鄉人民政府、核桃村村委會的指導下,在老君宮管理委員會成立之前行使管委會權利處理老君宮日常事務,2016年11月,該局下發遂安民宗(2016)16號文件,同意成立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
 
另查明,老君宮現有房產3處:紀念堂、廚房和住宿樓,其中紀念堂始建于1988年,廚房始建于1998年,住宿樓始建于2004年,均已建成使用,鄭佰福和信眾均有出資用于老君宮房產修建,鄭佰福去世后,被告鄭全貴以其是鄭佰福合法繼承人為由,拒絕將老君宮房產交還原告。
 
庭審中,因原、被告意見分歧較大,致調解無果。
 
一審法院認為,宗教活動場所是指教派開展各種集會活動的地方,本案中,老君宮最初是為紀念李真果道長而建,其后在鄭佰福的管理下,為滿足信教群眾正常宗教活動的需要,老君宮被確認為合法的宗教活動場所,老君宮長期作為宗教活動場所的存在,在其發展過程中相繼修建了紀念堂、廚房及住宿樓等房產,這些房產作為老君宮的組成部分,其用途是作為宗教活動場所滿足信眾的宗教活動需要,而非作為個人私產所建,鄭佰福和信眾均出資修建老君宮房產,鄭佰福曾是老君宮的負責人,也是一名信眾,鄭佰福為修建老君宮的出資與其他普通信眾的出資在本質上是一致的,都是出于信仰和對宗教事業的熱愛而為,故老君宮的房產應屬廣大信眾共有。
 
原告老君宮管委會是經相關部門批準,依法設立的組織,作為廣大信眾的代表組織行使對老君宮日常管理,依法取得對老君宮房產管理、使用等物權,原告老君宮管委會在本案中具有訴訟主體資格。
 
被告鄭全貴辯稱老君宮房產屬鄭佰福個人所有,被告鄭全貴作為鄭佰福的法定繼承人,故老君宮房產應屬被告鄭全貴所有,但被告鄭全貴并未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對其辯稱意見,一審法院不予采信。
 
加之,被告鄭全貴亦非宗教人士,被告鄭全貴不是老君宮房產的權利人,被告鄭全貴拒不將老君宮房產交還原告老君宮管委會管理、使用,被告鄭全貴的行為侵害了原告老君宮管委會對老君宮房產享有的物權,屬違法行為,被告鄭全貴應停止侵害并排除妨害,故原告老君宮管委會要求被告鄭全貴交還老君宮房產,由原告管理、使用的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原告老君宮管委會請求判令被告鄭全貴向其交還老君宮檔案、物品、現金等其他財產,但原告老君宮管委會未提供相關證據證明,對該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為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三十五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  之規定,判決:一、鄭全貴于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停止對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老君宮房產的侵權行為并排除妨害,即將老君宮紀念堂、廚房及住宿樓等房產交還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管理、使用。
 
二、駁回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  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債務利息。
 
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可在本判決指定履行期滿之日起二年內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
 
本案受理費50元,由鄭全貴負擔。
 
本院二審期間,當事人圍繞上訴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
 
本院組織當事人對證據進行了交換和質證。
 
對當事人二審爭議的事實,本院認定如下:上訴人鄭全貴提供的征用土地協議書、老君宮征用土地協議在一審已經作為證據出示,不屬于二審新證據;被上訴人提供的宗教活動場所登記證,本院經審查,予以采信。
 
本院對一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本案主要爭議焦點:1.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是否具有訴訟主體資格;2.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的財產應由誰管理、使用。
 
關于爭議焦點一,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是否具有訴訟主體資格。
 
2015年10月,遂寧市安居區人民政府民族宗教事務管理局下發遂安民宗(2015)12號文件,同意成立大安鄉老君宮籌備委員會,并確認其在大安鄉人民政府、核桃村村委會的指導下,在老君宮管理委員會成立之前行使管委會權利處理老君宮日常事務,2016年11月,該局下發遂安民宗(2016)16號文件,同意成立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故被上訴人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是經相關部門批準,依法設立并對老君宮行使管理職能的組織,在本案中具有訴訟主體資格;
 
關于爭議焦點二,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的財產應由誰管理、使用。
 
2015年10月27日,經遂區府發(1995)56號文件確認老君宮為道教活動場所。
 
而宗教活動場所是指教派開展各種集會活動的地方,是滿足廣大信教群眾正常宗教活動需要的場所,受人民政府和民族宗教部門的領導。
 
鄭佰福曾是老君宮的負責人,和廣大信眾均有出資用于老君宮房產建設,但鄭佰福的出資與其他普通信眾的出資均是出于信仰和對宗教事業的熱愛,老君宮的土地由國土部門確定為國有土地,且遂寧市國土資源局安居區分局已注銷大安鄉核桃村1社鄭全貴集體土地使用權登記,故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的房產應屬于廣大信眾共有,不應屬于任何個人私有。
 
上訴人鄭全貴認為老君宮的財產應屬于其父鄭佰福的個人財產缺乏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其要求將老君宮的財產判歸其所有的請求不應得到支持。
 
上訴人鄭全貴應將其老君宮的財產交還被上訴人,一審判決認定老君宮的財產由遂寧市安居區大安老君宮管理委員會管理、使用是正確的,本院應予維持。
 
綜上所述,鄭全貴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  第一款  第一項  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0元,由上訴人鄭全貴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唐克洪
代理審判員賴力
代理審判員梁燕
二〇一七年六月十二日
書記員劉秀蓉
 
轉自裁判文書網
http://openlaw.cn/judgement/c5d49ce7e5354420880d56063fdb1b9e?keyword=%E9%81%93%E6%95%99%E5%8D%8F%E4%BC%9A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五月花號”公約 \里奇•洛瑞
背景介紹:1620年11月11日,經過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為“五月花”的英國三桅蓋倫…
 
論中國傳統文化對中國當代法治建設的影響 \公惟韜
摘要: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這種精神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國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語 \馬小紅
摘要 中國古代的“法言法語”與現代社會法律語言的日益專業術語化不同,是術語、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趙忠龍
【摘要】近代商法發端于中世紀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習慣。封建教會的宗教信條和…
 
道教與嵩山中岳廟的國家祭祀 \張廣保
 中國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傳統,說者以之歸屬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普付海、開記妹與福貢縣基督教兩會架科底鄉教務組、福貢縣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福貢縣基督教協會、福貢縣民族宗教事務局名譽權糾紛案二審民
       下一篇文章:彭華山與云南省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所有權確認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360中超直播